宗教與藝術

生命樹

由Terrence Terry Malick執導的電影『生命樹』講的是宗教與人生。人為何受苦?人生為什麼要有無常?導演馬力從小孩杰克角度去看家庭的快樂和不圓滿:父親愛子女,但極權,母親則恩慈,體貼,三兄弟有無盡陽光興陰霾的童年回憶,但二弟在19歲時卻自殺而死,杰克不能接受極權的父親和早逝的弟弟,一生抑鬱追尋人生苦難的意義。

tree-of-life

馬力以聖經義人約伯的遭遇作比例,約伯是個義人,卻無辜受苦,他苦苦問神他受苦的原因,最後神在暴風中回答他:「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結果約伯緘默了。馬力以大自然的千變萬化,生命的起源講出人生的起伏不外是大自然變化循環的一部份,地震使河谷出現,地理重新定位,火山爆發使土地更肥沃,毀滅同時也是更生,絕望同時也是希望,人生哀樂共存,美醜同住,所以,人的痛苦喜樂只是滄海一粟,從宏觀的角度去看生命,無常變化就是規律。杰克走過人生荒蕪的峽谷,最終找到人生意義的門限,劇終時所有人都在海灘上走,充滿喜悅,杰克明白唯有愛使人生不再徒然,他與家人在愛中重聚(喻意天國)。

 

對我來說,杰克父親代表許多人眼中的天主觀:祂愛孩子,卻管教得絕不留情,例如訓練孩子拳擊,要他們打父親的臉,孩子結果無法做到。人生的痛苦無常形成了許多人對神的看法:天意弄人,極權的神,渺小的人,人問為什麼受苦也是徒然。馬力在『生命樹』提供了他對極權天主觀的看法,提出了「觀照蒼生」及人生意義在愛的看法。

 

但我認為,除非人在苦中能體會神與人同在,神與受苦的人同行,神人共苦,否則人的苦無法被撫平。愛是重要的,能使人覺得人生無撼,但人受苦太重,愛也會枯萎。所以杰克母親代表的是另一些人的天主觀:神是恩慈體貼的,在我們哭泣時,祂也在哭泣,就像杰克的母親,孩子被體罰她也在痛哭。

 

至於如何從極權父親的天主觀過渡到恩慈母親的天主觀?我的體會是如果人受了許多苦,但仍感到被神所愛,沒有被遺棄,那人對恩慈母親的天主就會有所體會,可能自己在荒涼的峽谷走得很久了,自然就有一番體會了。

 

『生命樹』拍得冗長,但TerrenceMalick的誠意可嘉,很少人會這樣認真地探討人生意義,尤其是宗教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現今世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