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抗藥性教友

我不知道基督教的情況如何;在天主教內,無論是神父與教友,往往都採用同一套特定的語言來表達。「願大家常懷喜樂,在聖神的帶領下,好好活出信仰的光輝」、「我認為自己最緊要時時都懷有愛德,跟隨耶穌基督,就能做一個好教友」、「如果我們不能活出一份平安,又如何可以把基督的喜樂,傳遍世界呢」。

這些說法原則上都沒有錯,只是錯在太虛。什麼是「喜樂」?聖神的「帶領」究竟用whatapps還是wechat傳過來?「愛德」是一種德行還是一種感情?好錫意孫仔所以買新地給他吃,是否愛德?「平安」是指有車有樓好安心,還是無車無樓都好安心?

我覺得,以上各個字眼,其實都是信仰中好珍貴的東西,就如同抗生素一樣,不能夠亂用,而且一用就要用到盡,不食盡一個療程,就不能有最好的效果。但是,今天的教會裡,大家就亂服這些抗生素,一天到晚都用這些字眼,實質卻沒有認真地思考,這些抽象的字眼,具體指向什麼。

結果,天長地久後,我們就有愈來愈多抗藥性教友—-鎮日聽這些「平安」、「喜樂」、「愛德」而已經產生自然抗體的教友。他們會在說話中自然組合這些字眼,其實並沒有想過,這些字眼本來非常沉重的意思。

如果神父是醫生,在此忠告:不要亂開抗生素;當所有詞語都失效後,那些教友就是活在平安中的喜樂並與聖神同在於教會的莊嚴之下的信德之盼望者了。(樂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