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

保祿有跑步嗎?

在格前9:24-27,保祿談到「在運動場上賽跑」,也就是今天所謂的田徑賽跑了。這裡並不是保祿唯一提及賽跑的地方,我們可以在不同的書信中,同樣看到他提及賽跑這回事,而細心一點看,保祿用賽跑來比喻信仰的追尋,當中的競跑,有兩個不同的形象。
首先是以信仰的追求為主,而賽跑,只是借來一用,方便解說,在這種情況下,賽跑本身是一個比喻中的喻體,本身沒有太大的意思,例如「以前你們跑得好! 有誰攔阻了你們去追隨真理呢﹖」(迦5:7),又或「那我就沒有白跑,也沒有徒勞」(斐2:16)。這些地方,雖然也提及跑步,但是這個跑步的形象很虛,純粹是比喻。
其次是以真實的賽跑來解說信仰的追求。雖然在這裡,保祿也有類比的意思,但在這些經文中所提及的跑步,與當時社會的正式賽跑或其他競技比賽,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如格前中提到的運動賽跑,還說到獎賞,以及勝利者可以獲得花冠(stephanos),就可以知道,保祿在這裡所指的「跑」,並不是一個人自己跑來跑去,而是一場認真而嚴肅的賽事,而且,保祿對於這類的比賽,並不陌生,所以他會說「若有人競賽,除非按規矩競賽,是得不到花冠的」(弟後2:5)。甚至有人認為,經常為人引用的那段「即忘盡我背後的,只向在我前面的奔馳」並不是賽跑,而是賽馬車,因為賽馬車的平衡力要求極高,如果在車上向後望,必會人仰馬翻,所以保祿才會用此來說明不回頭的決心。如果確實是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出,保祿對於當時的運動項目,具有一定的理解。
為什麼保祿對賽跑這麼熟悉?要知道,保祿曾經在格林多住了一段頗長的日子,而格林多一地,每兩年就會舉行一次「地峽運動會」(Isthmus Games),這是一個規模僅次於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比賽盛事,當中包括有競跑的項目。學者相同,保祿應該有到場觀看。
那麼,保祿自己有沒有下場競跑?他會否也有練習跑步,以參與比賽?這是不解之謎,因書信中沒有透靈任何的訊息。不過,保祿屢屢運用賽跑來比喻信仰的追求,令我聯想翩翩。最近讀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村上談到自己參加跑一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而走到最後時,產生一種「神魂超拔」的狀態。跑步,不僅是一種運動,當它進入極致時,同時也可能成為我們接觸天主的橋樑。
保祿的傳教路程漫長而艱辛,在這些日復一日的行程中,跑步,是否也讓他有一種超越的經驗?還是保祿真的在運動場上馳騁過,並且在激烈的比賽中,深深感受到「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弟後4:7)這樣的信仰反省,才促使他屢次以跑步教導各個地方教會?(丘建峰,本文曾於公教報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