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面對恐怖襲擊 我可以怎樣?

凡事都有因果,如果 7 年的欺凌,換來今天德國慕尼黑商場的槍擊事件,那 7 年來,究竟有沒有人伸出援手去拯救這名伊朗裔青年呢?而 18 歲就有抑鬱症,這又是誰之過呢?

凡事都不能隨便判斷,因為我們不知道事實的底蘊。美國詩人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曾經說過:「若能一窺敵人的秘史,則當化解一切敵意。只因在每個人的生命裏,我們必能找到悲傷與苦難。」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希望受到認同和肯定,特別是為好些人來說是非我族類,更希望被肯定在這個世界上擁有一席之地。就好像這青年因著自己的種族,未能融入德國一樣。如果他早被接納的話,那麼他的生命就可能會改寫。

我一直在想,在面對愈來愈多防不勝防的槍擊、傷人、恐怖襲擊的事件,我們微小的力量,可以做甚麼呢?閱畢《寬恕》一書,我找著答案:

「在恐怖主義的面前,如果我們堅持活在愛裏,恐怖分子的力量便被剝奪了,恐怖分子便不再構成威脅。想像這份愛在全世界億萬倍地滋長,我們便能真正終結恐怖主義。」(凱雅的丈夫和女兒死於孟買的恐怖襲擊,她後來成立了一個推動和平理念的組織:同心一命 One Life Alliance)

「我們生來是要組成人類的大家庭,共存共榮,因為我們是為彼此而造。。。。我們透過彼此照顧來照顧我們的世界──事情就這麼簡單,也就這麼難。」

的確不容易,因為我們一直相信「報復性正義」,即是加害者要為自己造成的傷害,付出龐大的代價,才可以得到寬恕,正義才得以伸張。但《寬恕》作者──圖圖大主教覺得並不是這樣,這以眼還眼的方法無助修復世界,只有「修復性正義」,即是對話、解決問題、關係的和解、做出彌補,以及修復人類共同體的裂痕,才是王道。

而寬恕是「修復性正義」的核心:「我要給你第二次機會,希望你會用來讓自己成為最好的你。如果我不把寬恕帶到你造成的傷害之中,報復迴圈可以無休無止地循環下去。」(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