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班與主日學 · 時事

未來在現在

作者:丘建峰

        剛過去的主日,一家四口參與彌撒,開始不久,兒子就悄悄說:「你看看輔祭。」我一看,原來其中一位輔祭雙手高舉,把一本厚厚的禮儀書頂在頭上,讓站高了兩階的神父可以在祭台上的主座前唸經文,舉行彌撒。

那一刻,我隱約感到兒子很抗拒參加教會團體的原因。

教會經常強調謙遜與服從,但是卻很少從權力不平等的關係裡,小心處理這些美德。具有權力的人謙遜與服從,是一種令人佩服的善行榜樣;要求在下位者謙遜與服從,許多時候,只是不願意尊重對方的藉口。

老實說,當我注意到那位輔祭要頂住禮儀書的樣子,我很不想自己的兒子,做這樣的事。也許有人覺得這是榮幸,我自己無法認同。況且,以我兒子這樣有性格的人,完全沒有可能待在這樣氛圍的團體裡。

再況且,就算待下去,也不會有認同和歸屬吧?

看到新聞,本年度天主教大專聯會幹事會出缺,我即時的直覺是:這是果,不是因。如在由小學到中學,我們的小孩子、年輕人,能夠在教會內得到「賦權」,建立自己的信仰使命,到了大學,正是他們可以大展拳腳的時候。如今,天主教大學生沒有興趣在大學裡以信仰為自己的付出對象,值得大家想想,是否我們一直培育年輕人的方法與方向,有改善的地方呢?

當我們老是說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那麼,在現在,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他們當家作主的意識,還是習慣性地要他們謙遜、服從、聽話、沉靜,做一個被動的好孩子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