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婚姻及家庭舞蹈(3)

 

作者:梁敬之argument-238529_1280

剷除敵對,消滅仇人。 (德訓篇36:9)

太太對我說:「我們的性格很不同,根本合不來!我實在沒辦法繼續跟他相處下去!你看,他根本看不到他自己有問題,拉他來見你那麼多次都是浪費金錢、時間!」

我還未及回應,丈夫已搶先還擊太太說:「妳說我有問題?!那妳呢?妳就沒問題嗎?妳永遠只會潑婦罵街,仇視我及我的家人;不然就是哭哭啼啼,在外人面前份可憐。」

眼見這夫婦的衝突越來越劇烈,我想干預一下,說:「先生、太太…」

丈夫立時打斷我,說:「梁生,我不是要怪責你…你不用再說什麼了!對這等潑婦,我們男人都只有吃虧的份兒。你不用再說了,省一點氣力吧!」

雖然他們不再說話,但氣氛卻是滿是敵意,使人窒息。

*                          *                                  *                                      *                                      *

有別於互相疏遠(Mutual Withdraw)的舞蹈,互相敵對(Mutual Hostile)的夥伴有很多互動,只是大部份是防禦、指責、攻擊等負面元素。

敵對的夥伴經常公開及熱烈地爭辯,甚或互相攻擊。他們的論據、語言、動作可以是非常苛刻和毒害的。當他們爭辯時,每個人都只不斷重申自己的觀點和立場,不會試圖聆聽、理解或支持對方或其他任何人的觀點和立場。互動裡充滿了批評、否定、拒絕、防禦、攻擊、侮辱,扁抑、諷刺等負面元素。

如果不能及時阻止他們攻擊、指責的負面互動,他們會出現退出的行為;彼此憎惡、憤怒、怨恨的情感將會泛濫,使雙方更難冷靜下來,遑論以積極的角度和友善的態度停止互相傷害,盡快修補正在撕裂的關係。

雖然他們的互動非常激烈,但很大可能是他們不能面對衝突,因為衝突對他們的關係是危險的。他們試圖積極地解決他們的分歧,可惜他們無效。眾多失敗的經驗令他們更糾纏不清、難捨難離。

在眾多的互動模式中,敵對的夥伴關係在滿意度、穩定性、積極的溝通和舒緩度上,平均來說都是最低分的。雖然敵對的夥伴關係滿是負面元素,處於高危狀態,但很多婚姻心理學界的實證(Empirical)研究指出,發現造成現代夫妻離婚的首要因素是「長期習慣性地避免衝突」。如此看來,比在外表上相敬如賓、客客氣氣、卻又互相逃避、各出陰招的互動模式,公開的衝突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因為激烈的互動明顯易見,可能比沈默、冷戰、互相疏遠的夥伴關係更易處理。

正如處理其他的互動模式一樣,要處理互相敵對的夫婦或家庭,首先要阻止無效、傷害性的互動繼續下去。方法有很多,例如叫暫停、分開、出去飲一杯水、上洗手間等等。

只要知道如何處理,衝突可以是通往親密關係的康莊大道。但底線是不可以有任何型式及程度的暴力,因為暴力是罪行,不是一個個案。

即使在戰爭中,「剷除敵對,消滅仇人」可算是英勇行為,但如果這種情感、行為、關係發生在婚姻、家庭中,那一定是極度傷痛的悲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