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時事 · 信仰生活

《水變成酒》

作者:張苑香

     我只是一個師奶。

    我以前從未寫過一本書。

    當我意識到我要為麻風病康復者寫一本書時,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現在,《苦難的最後一頁》不但完成、出版;新書出版後,我們小團體Candle Light開始為更偏遠貧困的麻風村籌款。正在此時,我們收到一位外籍神父的信,知道湛江土光村非常貧困,房舍岌岌可危,急待重建,第一期重建工程需要十六萬元人民幣。

    當時,我覺得十六萬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目。

    一年後,一座簇新的樓房非常具體地出現在我們眼前。

    第二期工程需要七十萬,這次,我竟然沒有擔心,我相信我們做得到。

    我們真的可以做得到!

19756450_1862253304096143_2055862550827487896_n    當我回過頭來,看看我們走過的路,每一步都是如此神奇,我毫不懷疑這是主的工作,聖神一直都在身邊幫忙!我們每一個成員都是祂卑微的工具。

    我只是一隻迷失的羊,曾經離開了教會30多年,當我領了30多年以來第一次聖體之後,機緣際會,我開始參加探訪麻風村的服務,因此,探訪麻風村和我再度皈依幾乎是同步的。

    我跟隨聖母聖心愛子修會周安智神父(Fr.Jojo) 探訪麻風村已經八年了。前兩年,開平玲瓏村的村民張恩源送給我一本書,是一位台灣記者探訪四川麻風村的經歷。當我接過他給我的書,馬上感到這是一個邀請,我要將歷年來探訪麻風村的所見所感記錄下來。這些所見所感,也曾深深感動我的心靈。

    當我決心開始動工,所有事情都非常順利,如有神助,其實應該真是有神的幫助。每一個時段,都有每一時段需要的天使出現:有人載我去麻風村;我聽不懂開平話,有人幫我翻譯;有人協助我編輯書籍;有人幫我聯繫樞機、副主教、秘書長,為新書寫序言;當我要到學校做分享,就有擅於演講的成員出現;當我們開始籌款,就有强勁的籌款人出現;還有各位慷慨的捐款者……令我們的夢想真的得以實現。

    回過頭來,驀然發現,即使我們曾經過的挫折和痛苦,原來都是祂不可或缺的恩寵!

    我覺得自己好像處身加納婚宴的奇蹟之中,一個師奶變成一個寫書的人,並進入更豐盛的生命中。

    「他無論吩咐你們做甚麼,你們就作甚麼。」(若2:5)

    我時常謹記聖母在加納婚宴中的這句話。婚宴無酒了,聖母告訴僕役這句話時,她應該仍不知道耶穌有甚麼計劃。

    工作開展之初,我也不知道想法能否實現,更不知道結果會怎樣!

    為了採訪,第一次一個人留在麻風村,怎樣回港也不知道 !雖然徬徨不安,仍願跟著內心的聲音前行。

    我終於發現,祂真的不會要求我做超過能力的事。如果我不會做,祂會派各種天使來幫忙。

    還有一件事告訴你們:

    我們的神師周安智神父2015年在尼泊爾大地震之後,前去當地探訪幫忙,並開始協助一條非常偏遠貧困的村落重建房舍。在工作過程中,遇到一些孤兒和乏人照顧的貧困兒童,於是Candle Light開始籌款收養他們,最先是Angel,然後增至十二個小孩。最近,當地一所一向照顧這類貧困兒童的學校,資金來源不繼,面臨倒閉,神父答允接管,現在我們有230個孩子要照顧!

    毫無疑問,這個決定遠超我們的能力,我們的想法是:能夠守得一天,就是一天,能夠守得一個月,就是一個月。

    如果這所學校能夠持續運作下去,肯定又是主的神蹟再次臨現人間。

 (歡迎各位來Candle Light 在facebook的網頁,了解更多詳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