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 · 時事 · 信仰生活

不公義的制度下服務

作者:沈茂光

15最近,教宗方濟各訪問哥倫比亞的卡塔赫納,在聖伯多祿高華的墓前表達崇敬。卡塔赫納是十七世紀的奴隸貿易中心。每當運載黑奴的船抵達,聖伯多祿高華便乘小艇過去,上船為黑奴服務,帶給他們藥物和食物,更特別照顧病者及臨終者。他自稱奴隸的奴隸,維護了黑奴的尊嚴,讓他們感受天主的愛,向他們傳福音並施行聖事。經過四十年的福傳,估計有三十萬人受了洗。

但也有人不同意他的做法,認為他助長了奴隸制度。為黑奴服務,會讓他們更安心地在美洲生活,令奴隸主人更放心,繼續去參與奴隸買賣。

難道應該讓奴隸受苦,迫使他們反抗嗎?我們可以不理會眼前弱小的人,全力去改變不公義的制度嗎?

在公立醫院服務,也有類似的爭辯。其中一個例子是為偏僻地區的末期病人提供家訪服務。有些醫生不忍看見他們痛苦,會用自己部門的資源,為這些病人提供有限度的服務。但也有些醫生拒絕這樣做,硬著心腸,任由偏遠地區的病人因缺乏支援而受苦,以迫使政府增撥資源。他們認為,醫療資源的分配是不公義的,忽略了末期病人的需要。用現有的資源補貼額外的服務,只會助長不公義的資源分配。為末期病人爭取更多資源,是更有效的做法。

爭取更多資源,當然是更長遠的考慮。而且,有限的資源,不能滿足香港所有的醫療需要。政府撥給我們資源,我們根據協議提供服務,是公平合理的,不用做得更多。可是,在耶穌年代,在安息日不治病也是合理的,耶穌卻為他們的心硬而悲傷[谷三5]。

改革不公義的制度是重要的,但為了改革制度,任由病人受苦,良心上我過意不去。對眼前有需要的人閉上眼睛,他日面對耶穌的質問,我不知如何回答。耶穌會指責我們:「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的;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沒有收留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監裡,你們沒有來探望我。」[瑪廿五42-43]

「主,對不起,我看不見祢,因為我要改革不公義的制度。」我可以這樣答覆祂嗎?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證書課程」學生會供稿〕

2 thoughts on “不公義的制度下服務

  1. 這些又是虛擬的二元對立。採取何種爭取改革制度的策略和採取何種服務他人的方式可以有衝突,但不是本質性的衝突,這篇文章就將目的和方法混雜而談的例子。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