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非常不敢說

作者:沈茂光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

馮道,字可道,是五代時期的人。有一天,他教學生道德經,不料翻開第一章,學生已不敢讀了。因為第一句是:「道可道,非常道。」老師名字是忌諱,所以學生惟有讀:「不敢說,不敢說,非常不敢說。」

究竟馮道是「敢說」的大臣,還是「不敢說」的呢?在後唐時期,他曾引用詩詞,勸諫明宗說:「我願君王心,化作光明燭,不照綺羅筵,遍照逃亡屋。」看來,他是敢言的,也是關心民間疾苦的。

基督徒是「敢說」的人嗎?教宗方濟各在《福音的喜樂》訓勉我們,為弱小者爭取權益,不只是政治家的工作,也是每一個基督徒的責任。基督徒的愛德,不光應用在親友或小團體這些微觀的關係上,也應用在社會、經濟、政治的宏觀關係上。如果對弱小者的苦痛視若無睹,不為他們發聲,我們會淪為沉默的同謀者。

不過,要弄清楚發聲的目的。基督徒「敢說」,不為樹敵,也不為奉承,而是為使天國體現在我們的世界裡。教宗要求我們學習如何以正確的態度與他人相遇。耶穌教導我們說:「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瑪七1]面對不同意見,基督徒一方面要堅定不移地持守自己最深的信念,另一方面又要接納他人,以開放的態度理解對方,以溫和的心與他們交談。教宗勸勉我們切勿自命不凡,以為勝人一等,反而要存心謙下[參斐二3]。

特首希望大和解。在撕裂的香港社會,大和解是可能的嗎?教宗也同意,我們的世界確實是被鬥爭和暴力撕裂了。為了在分歧中建立共融,教宗邀請我們越過衝突的表面,看到他人最深的尊嚴。這似乎很困難,但教宗呼籲我們耐心地忍受困難與逆境,不必過於急功近利。讓我們信賴天主,畢竟福傳首先是主的事業。

教宗明白,那些受到傷害的人,難以接受我們的勸勉去寬恕與修好,他們甚至會認為我們漠視他們的痛苦。可是,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瑪五9]。教宗鼓勵我們說,若能克服令人癱瘓的猜忌,把不同的人融合起來,又讓這融合變為發展的新因素,這樣的城市是多麼美麗啊!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證書課程」學生會供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