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由「玩轉極樂園」到「與神同行」的啟發

筆者先後看過以上兩齣電影,雖然覺得各有其可取之處,但為人生終結的問題,二者都沒有真正的答案。「玩轉極樂園」以墨西哥的「亡靈節」為藍本,寫出人死後必須得到陽間世人的記憶,不然就會真正地灰飛煙滅。這種民間習俗式的生死觀,近於人情而泯於理性,稍加思考,即可看出其不能自圓其說之處。按此邏輯,人生一世,最重要揚名立萬,即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方能長存於陰間。

至於「與神同行」採取的東方佛家式的報應觀,同樣屬普世性的善惡有報的因果觀,但此得近於小乘佛教的看法,沒有處理共業的問題,或用天主教的用詞,就是結構性的罪。是以,電影感人,卻囿於個人恩怨情仇,電影中的人物所以悲劇,其根源在於社會不公不平,但地府閻王卻只抓住個人的一行一言來嚴刑峻法,可說因小失大。

這兩齣都是賣座電影,側面反映今天的香港人(以至全世界)對於生死問題,有更多的思考和關顧,原因可能與人口老化有關,也可以是近年生死教育的推廣有關。無論如何,如何思考理解生死,其實天主教有一套很全面而具深度的看法,值得推廣給世人,有助大家面對死亡的問題。

期盼有一天,能夠看到以天主教的生死觀為基礎的電影,讓更多人能夠真的明白活在世上的意義,因而度更有意義的生活了。從更實在的角度來看,如何從推動生死教育的同時,更好地福傳,是我們今天很值得認真思考及參與的福傳事工。(圖篤姬)

Photo by Edu Lauton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