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溝通是一份來自聖神的恩賜

作者:楊偉民

人與人的相處,溝通技巧十分重要,這為醫生和病人之間的關係尤甚,良好的溝通直接影響到治療的成效。各人的天賦不同,有些人天生就善於與他人溝通,我並不屬於這類人,但過往的醫學培訓,卻教導我怎樣更好地與病人溝通,或至少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因而願意不斷去自我評核和作出改善,學習溝通是一生的事。

在我家庭醫生的工作中,曾遇上很多不同的人,包括男與女,從嬰孩到長者,不同性格、教育程度、工作或宗教信仰的人。對每一類人,我就要設法從他的背景,以最適合他的表達方法與他溝通。由於有很多類型的人,所以便需要隨時轉換表達方法,這已經是一項大挑戰,而如果大家說不同的語言,這困難則更大。歷史中,說希臘語的東方教會與說拉丁語的西方教會互相分裂,語言的不同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在我看過的病人中,中國人佔多數,但當中已包括廣東話、普通話、潮洲話、福建話等不同方言。除了中國人外,還有英、美、澳、紐、葡萄牙、馬爾他、德國、日本、韓國、菲律賓、泰國、越南、印尼、印度、斯里蘭卡……等不同國家的人,雖然他們之中很多也可以用英語或廣東話來交談,但如果這兩樣都不是其母語,始終也有一種欠缺的感覺,不能完全地傳情達意。

不過,有一次我到一間老人院做義工時,遇到我中學的英文老師,她卻教了我真正的溝通並非你的英語有多流利,溝通是發自內心的,即是只要你真心誠意,出自一份愛,你一定能夠和別人溝通的。其實在過去的醫學訓練中,我也學到溝通不但靠說話上所採用的字眼,我的聲調、語氣、眼神、姿勢和動作也是很好的工具。笑容十分重要,誠懇的態度也讓病人知道你是真心去幫助他,對病人要多讚賞多鼓勵。如果他們不明白你的問題,不妨用些較簡單的字眼,甚至兼做動作,例如詢問感冒病人有沒有接觸禽鳥時,我可以說笑地拍動雙手!這亦能緩和當時的緊張氣氛。有時如果要說明一些醫學問題,也可以繪圖去加以解釋,儘管我的美術也很一般(哈哈)!為失明人士,我會不斷說出我正在做什麼,以免他們因為看不到我而焦慮;為聾啞人士,有時也要以書寫來交談,這要花點時間,而香港的醫生工作時間十分緊迫,但成功溝通後他們對你的感激會使你知道這是值得的。其實只要雙方願意,總會有辦法溝通的,我曾遇到一位不懂廣東話和英文的印尼工人姐姐,我就是用我不流利的普通話,和她熟練的普通話互相對談,大家溝通得很好哩!

缺乏溝通,一些簡單的東西也可以影響病人多年。例如不少病人不知道應什麼時候食藥,是餐前或餐後、早上還是晚間食?一些糖尿病人血糖控制欠佳,但卻認為無論如何必要硬性地進食某份量的食物,只因為之前多年來也是吃這麼多。也可以有膝關節退化的病人為了做運動而經常步行石級,卻不知這樣會加速其病情惡化,而應該以步行平路以代替之。在我的經驗中,藉著良好的溝通,這些問題都可以得到改善,病人恍然大悟後,會感到更有方向,知道怎樣去改善自己的健康,他們的喜樂,亦成為我的喜樂,是我工作中最好的回報。

我覺得,溝通固然重要,也要不斷努力去學習,但溝通也是一份恩賜,是「發自內心的愛」,是來自天主的禮物。五旬節那天,就是因為天主聖神的降臨,而讓操不同語言的人能聽到伯多祿的講道,而最終當天有三千人領洗(宗2:1-41)。而今天,我也能夠有機會在家庭醫生的工作中,與很多不同國籍、不同類型的病人相遇,天主教信仰的其中一個喜樂,是我們本來一無所有,但卻因為天主的恩賜,讓我們可以參與他的救世工程,當中我們善用他所賦予我們的能力,而最終看到一連串小奇蹟的發生,因而讚嘆這一切的奧妙。

現今的世界充滿著許多分歧和對立,溝通十分重要,願聖神降臨普世,賜下善於溝通的神恩,使普世在聖三的愛內,邁向共融合一。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證書課程」學生會供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