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以先知精神,與青年同行

作者:賀景然

本年為教區青年年,喜見香港教區願意用這一年的時間,通過不同的培育活動,走近和聆聽青年,從中制訂未來的青年牧民方向。而最近常常在教區內聽到「聆聽青年」這四個字,筆者卻想提出一個問題:當教會聆聽了青年,然後又會如何?教會在當中可為香港的青年人做什麼?

今日的香港青年,許多是一群有理想的人,特別是雨傘運動後,新一代青年渴望建設一個民主的香港,令社會變得更公義,一些青年更通過從政去改變社會。無奈地這些理想,卻受威權政府無情地摧毀,當一個一個青年議員因為政見,被認為是「不真誠地擁護《基本法》」而遭DQ取消議員資格; 政府以「依法辦事」為理由,將一群有理想的年輕社運領袖送入牢獄; 當浸大學生想提出修訂普通話課程和保護香港本土語言,卻因為一句粗口而受全城圍剿和批判,但一班手握權力的政府官員,知法犯法地僭建,可以以「工作太忙」作解釋,而要求香港市民多多「包容」; 新一代香港人應有的政治權利被剝奪,更要承受這些手握權力者「龍門任搬」的無恥嘴臉………

政制的不公,都導致種種民生問題; 過分功利的教育制度,要求學生「贏在起跑線」,莘莘學子由星期一至日,就在功課,考試與補習中渡過; 當艱辛地完成大學學位,畢業後要負上一堆學生貸款,只能找到一份薪金不高的工作,但同時要面對「OT是應分」的長工時現象; 到踏入適婚年齡,希望成家立室,但又會發現自己的儲蓄連一間400尺單位首期的四分之一都付不起,致使一些同為專業人士的夫婦,都只能屈居細小的劏房內。面對無力的社會環境,令青年產生重重絕望感,看不到前景和希望,一些更因而選擇放棄生命………

無奈地,面對香港人權狀況受到嚴重損害,政府濫用法律排除異見者,近年教會卻甚少就這些議題發出聲音。梵二憲章《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清晰指出:「如果在人們的基本權利及人靈的得救要求時,在政治的事件上,教會亦發表其判斷」。因此,筆者希望在青年年內,教區除了通過舉辦各種密集的培育活動之外,更可認真了解今日香港青年人受到那些不公義制度壓迫,多為青年和香港社會發聲,可能這未必能夠即時改變社會狀況,但至少能夠讓青年人在黑暗的時代中,仍能感受到教會慈悲地與他們同行,以及體會到福音的亮光與正義。筆者相信這才可真正活出青年年的精神。讓身為教會一分子的我們,都可以如教區青年年禱文中所指:「能夠明辨善惡,持守真理,勇於承擔,樂於分享」。
Photo by Lucie Delavay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