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 · 時事

小亞爾菲之死

英國兩歲小孩小亞爾菲(Alfie Evans)離世,祝願他在天國裡幸福。不過,事件裡的爭論,值得提出來討論,讓我們更明白天主教關於安樂死的立場,以及在實踐上的困難。以下的討論,都是基於網上看到的相關報導,如果當中資料有誤或不全面,可能影響判斷,這裡先說明。

  • 這個案並非安樂死:小亞爾菲患上無名怪病,已陷入半植物人的狀況。在此情況下,教會並不反對移除「入侵性治療」的維生儀器。用庶民點的說法,如果病人已經不能自行呼吸或保持心跳,純粹依靠外力才可以維持生命,同時生命也走到末段,又或不可能好轉的,那麼,不給他相關的儀器,只是讓他自然死亡,算不上安樂死。在報導裡,無論是教廷還是教宗,也沒有譴責醫生的做法,應該就基於這一點。
  • 進食的複雜性:由於醫生相信小亞爾菲在拔喉後,很短時間內會離世,所以不提供水及營養液給他,結果小亞爾菲要近一天才離世(又指是好幾天),這是否代表醫生做錯呢?小亞爾菲是否「餓死」呢?為臨終者來說,由於身體機能降到很低,需要的營養很少,如要他們的消化系統等繼續運作,可能帶來痛苦,而非幫忙。說到底,這裡是很專業的判斷,在大部分情況下,信賴醫生的判斷較合適。
  • 自主權的優次:這才是今回事件爭論的焦點,即父母對子女的權利,能夠去到什麼地步。相類似的爭論,在美國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甚至更尖銳,就是應否為植物人提供食物及水以維持生命,而法院最後下令可以不供給,讓病人死去。法院的理據是病人繼續生存,為他們自身並沒有足夠的好處。問題是:如果病人是清醒的,他可以表達意願,事情會變得簡單,但病人已經昏迷,又或是年幼,父母(或關係最親近的人,如夫妻)是否有權決定如何做呢?法院的判斷,變相否定父母擁有最高的權責,這才是焦點所在。
  • 盡力搶救的迷思:今天談「紓緩治療」,正是讓人正視死亡,能夠坦然地接受,而能夠接受生命的離去,也是對生命的尊重,並且讓病患本身及其家人,得到一份平安,而非用盡所有醫療手段,即使讓病人及家人受盡痛苦,仍然留住病者的一口氣。從報導來看,小亞爾菲的父母正是接受不了兒子的死亡,希望抓住每一個可能,而遷移到義大利醫院,就好像是一個很大的希望了。當然,信仰讓我們相信奇蹟,會否爭取到最後,天主給予難以想像的回報?這是有可能的。但法院只是世俗的機構,從這角度來看,繼續下去,只是騰折小亞爾菲及他的父母而已。

按現在看到的資料來看,筆者對小亞爾菲父母的做是有保留的。為這對父母來說,也許是不忍心兒子離世,亦可能是有很深的望德,但從道理和常識判斷來看,現在的做法,似乎更合適,如看報導引述宗座生命科學院主席帕利亞(Vincenzo Paglia)總主教的聲明,他也是期望大家「竭盡所能採取共同行動,辨認出協助小阿爾菲的最佳辦法」,希望「父母、家屬和醫護人員能締造愛的聯盟」,達致「各方認可的協議」,而非讉責醫生的做法,大概可以明白此事件的複雜性,並非簡單地說蔑視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