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信仰生活

從古倫神父談悲傷陪伴  回顧3次的親友離逝

聽古倫神父的「病苦與悲傷陪伴深度談」,令我想起3次與親友告別的往事。

 

許多年前一次看著我長大的神父中風一直昏迷,我記得我那時在他床邊說了這話:「你快點起身吧!你一定要起來看我神學畢業啊!」就算無聽過古倫神父的講座,後來自省,也覺得不應這樣說。

 

「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吧!不用掛心。」我想起瑪竇福音11章28節:「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當然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還會在他床邊閱讀聖經。

 

其實這些「常識」,沒有受過很多教育、又沒有宗教信仰的母親,比我更懂得如何對應。親眼望著親人離開是一件難受的事,記得我婆婆臨終時,醫生說她是時候但好像有點牽掛,於是我母親便在她耳邊說:「你不用掛心了,孫仔他們過得好好,你放心去啦!」說完,她真的走了。或者,正如羅國輝神父所說,死亡就是破執,萬般帶不走,應該無牽無掛地離開。

 

另一個告別的回憶,是患癌的好朋友E君。除了她親人外,我是最後兩個可以與她道別的人,雖然那時候我未能預知她幾天後就離世,但我前老闆已經提示我,她已變得不像我們認識的朋友,就好像一個老太婆般(她離開時只是四十多歲)。

 

記得我去探望她時,我很冷靜,可能有了心理準備,不過仍不敢多看她的容貌。我們只是閒話家常講下我的近況、她常看的書本。雖然她是天主教徒,但早已轉信佛教,但我還是在她床邊讀了聖詠23。或許換轉今天,我會在她床前讀《金剛經》,分享我看《凡人眼中的金剛經》的看法。

 

古倫神父說,如果不知說甚麼好,最好是默禱,握著她的手祝福。但或許中國人都是比較內歛吧!就算是好朋友,握著手也覺得有點別扭。

 

好朋友E君很得人緣,但最後那一年沒有與其他人見過面,許多人對她的離世都耿耿於懷,覺得與她沒有真正道別。

 

古倫神父提供了一個方法,就是向逝者寫信,然後自己再寫一封她的回信,換著是她,她會怎樣回應。那時候不知道可以這樣做,我只會安慰其他人,這是她的選擇,要尊重她的決定。我也嘗試作為一個中間人,在悼詞中,將她對死亡、疾病的看法說出。

 

雖然她已過身好幾年,但我仍然不敢重看她離世一年前,我們之間電郵的對話。但今次古倫神父的講座提到,當你傷心於故人的離去,不妨想想,其實她留下了甚麼訊息給你呢?

 

在講座末,古倫神父還帶領我們嘗試默想,在熟悉的道路,遇見故人穿著白衣,她送給你3樣禮物,當中有甚麼寓意呢?

 

如果好友E君送給我禮物,相信不離書本、音樂及文字!(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