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共融的宿敵

李詠詩

雖已忘記沒嚐飽的感覺不知多久了,但他的眼卻仍能把半掩在積雪裏的錢袋看出來。他上前拾起錢袋,藏在他單薄的外衣下,逕自一頭跑回家。

數天之後,街角公布版上的一張告示,數名行人在談論。

甲:哪人是誰?

乙:不知道,好像是住在街角的一個男人,家中有妻小的。

甲:他是吃了豹子贍吧?那錢袋他也有敢碰的膽子?東前路那店東的東西誰搞上,誰就找楣了。

乙:聽那舉報的人說,那人被捕後一直垂頭,不發一語。盤問至深夜,只輕輕說了句:「讓我回去買點吃的給他們。再沒有吃的話,他們?不下了。」

甲:啊,是這樣吧?老實說,那錢袋還不是店東在他自己店裏的「扶弱捐贈箱」中拿去買醉的而已!

說這故事,並不是要來個公義審訊,也不是要在倫理神學上討論有關信仰生活的抉擇。只想借此說:許多時候,我們的判斷都是在我們以為自己知道很多的情況下而作出的。

為回應教宗方濟各的呼籲和近年普世教會神職人員性侵犯事件,香港主教楊鳴章公布九月為祈禱及懺悔月。這個九月,在主日彌撒中,神父誠摯地代教會向信眾致歉和求恕,並與信友分析導致這些犯罪行為的遠因,為的是維繫教會的共融。共融,是自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簡稱梵二)中公布的《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簡稱《憲章》)提倡的重點之一。

《憲章》強調教會須與社會對話,著意留心世界的變化,因為這些變化正是人類出現衝突和錯誤的根源。要把這理想實踐出來,從來不易。要達致這個九月的祈禱意向,更少不得教會的共融力。共融,是人被召叫和人回應天主的體現。教會是耶穌的肢體,可是由天主所賦予的共融力,卻需要作為這肢體的每一份子,從主寵內的謙遜,方能孕育出來。因著禮儀,善會中的弟兄姊妹會吵得面紅耳赤;為場地,善會間都擇善固執;為中梵關係,掀開了教會內不同層次的討論。儘管如此,在教會內,不論發生了什麼事,只要信友惦念著保祿關乎共融的教誨:「在傳福音時務求消除分裂,締造合一(格前 1:10-13;3:5-9,22-23)」,所有的「爭拗」便戛然而止。其實,不管是心悅誠服,還是口服心未服,大家都會看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份上讓下來。由此,天主寬恕和耶穌的愛才較有可能在充滿立場的現世的教會之內顯現出來。至於在教會以外,共融與合一則更形艱巨。在梵二前,以保衛、權威的態度來論證的護教學為教會訓導的主導,教會人士與外教人討論信仰時,目的是鞏固自己的信仰,常以「我是真理」的角度與他人對話。梵二後,《憲章》要求教會以客觀態度看無神主義,開放地嘗試理解無神主義出現的因素。這九月,教宗方濟各發出的《主教共融》憲令,強調共融、集體領導、動員全體天主子民並聽取他們的意見,以及合一運動。作為天主子民的一個,當我們與其他宗教人士論及聖經與教會訓導、信仰與生活、真理與美善、靈修與實踐等的問題時,是否能持守和而不同的共融,作出摯誠的反思和交流,「做眾人中最小的」(谷 9:35),願意擁抱多元而滿全合一?這是不容易卻有可能實踐的,還是不容易而因此成為不可能實現的?

假如我們在守護「自己知道很多」的信念的話,那就是與耶穌在受難時仍為人所作「願他們眾人合而為一」的祈禱,背道而馳了。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