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沒有光輝的歲月

作者:沈茂光

在一處地方工作了一段時間,離職時,總想回顧一下自己的功績,看看有什麼地方是我負責的,有什麼設備是我採購的,文件裡有沒有留下我的名字,有沒有我的照片?就算是照片上一大群人中的一個,也會給我一絲滿足,彷彿要發現這些痕跡,才可以證明我的存在,確認我的價值。

事實上,我們到外地旅遊,也喜歡參觀古代偉人的建設,例如在巴黎的凱旋門。似乎拿破崙也要靠凱旋門,來彰顯他的偉大。

最近去希臘朝聖,在得撒洛尼也看見凱旋門,雖然已經破破爛爛,起碼會讓人記起當時名叫加勒留的羅馬皇帝。加勒留在公元四世紀初統治東羅馬帝國,時常逼害基督徒。我們到希臘當然不是紀念他,而是追尋聖保祿的足跡。聖人卻沒有留下偉大的建築,讓我們憑弔。我們只看見他在斐理伯和格林多,在市集廣場被審訊的高台基座,在斐理伯還看見他被囚的監獄。不像拿破崙和加勒留,保祿不是戰爭中的勝利者,而是到處被人拘捕的囚犯!在雅典,保祿算幸運了,沒有被囚。我們參觀了阿勒約帕哥,保祿曾經在那裡講道。可是從數字上看,那次講道不算成功,只有幾個人依附保祿而信從了。[宗十七34]

拿破崙是世人心目中的大英雄,保祿絕對不是,他只祈求我們,不要以他這個被囚的人為恥[弟後一8]。拿破崙和加勒留藉著他們的勇武,擴張版圖;保祿卻到處被驅趕,難覓容身之地。不過,保祿的貢獻卻比他們大得多。他靠的,不是殺人的武器,竟是他的軟弱,去彰顯天主的德能。保祿的建設,不像凱旋門那麼明顯,用世俗的眼睛是看不見的。他建立了多個教會,並留給我們他寫給這些教會的書信,帶領我們踏上得救的道路。拿破崙與加勒留獲得的,是短暫的榮耀,而保祿爭取的,卻是不朽壞的花冠。[格前九25]

保祿令我慚愧了,我還為自己的「豐功偉績」而沾沾自喜嗎?我仍在追求可朽壞的花冠嗎?我該想想,在過去的歲月裡,我愛過多少人?多少人在我身上,感受到基督的愛?因為我們生活,是為得到那不朽壞的花冠!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William Krause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