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中國很大,天主很遠,聖神很玄

 

自己在天主教的圈子日久,這回鏗鏘集一連兩集談中梵協議,不少朋友都問我點睇。我其實所知不多,亦沒有內幕,只能有幾點小看法。

  • 中國很大。有嚴重逼害,也有寬鬆的地方。媒體只會聚焦在異常,如果可以日常的地方,大家不會感興趣。聽過在內地工作的教會人士,看到的情況可以很不一樣。這樣說,不是要抹殺迫害的傷害性,而是要提醒自己,自己知道的不是全部。
  • 從節目裡的蛛絲馬跡以及我所聽到的情況,地下教會的「地下」,更直白來說,是不接受官方控制的天主教會。我的意思是,他們並不是真的隱蔵起來,官方沒法找到他們。正好相反,絕大部分地區,官方都掌握各種活動場所,如果真的要全面封殺,除了家庭教會,沒有任何可能。
  • 地下教會的地下性,與其說是隱藏在地,倒不說是被封鎖在國內。雖然不同地區各有不同,但總體來說,地下教會都是相當難接收到國外的資訊,更不要說獲得教會有系統的培育。如由1949年計起,地下已經70年,試想想,一個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被封閉起來的基督徒團體,經過70年的封鎖,甚至錯過了梵二的巨大改革,這些教會團體的狀況會如何呢?有形的壓迫固然傷害甚深,卻是可見的,如封聖堂,拆十字架等,直觀地很大問題。但地下教會因中梵沒有任何聯繫的情況下,長期資訊封閉,欠缺培育,這些日積月累而不超眼的暗傷,實質是兵不染刃地瓦解教會。
  • 今次協議就是接受七位主教是合法主教,除此以外,梵蒂岡沒有其他指示。背後是否有秘密協議呢?不知道,但在現階段,不應把各種非正式、非官方的指引或內容,視為新協議的內容。教廷沒有說地下教會就要全都加入地上教會,就是一例。
  • 中國教會的分裂是一個長久的問題,也是一個再拖下去,也不會有無痛解決的問題。1989年以後,有好一段日子,我們懷抱著勝利主義的精神,覺得會有機會,得到一個以地下教會為主導的協議,可惜這情況沒有出現,而今天的形勢,要麼讓分裂繼續,各種問題持續並惡化,不過就不會被媒體關注,還是如現在般,搏一舖,希望透過協議,增加教會對中國教會的影響力,哪一個才是最好的選擇,老實說,天曉得。(圖篤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