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最難忘的生日

 作者:劉淑愉

你最難忘的生日是怎樣度過?和三兩知己一起吃喝玩樂?和家人到海外旅遊?還是和愛侶共晉燭光晚餐?我的通通不是,我永遠沒法忘記三十年前六月三日那一個晚上……

那天一班中學同學為我慶祝生日,我們租住了長洲的渡假屋。 晚飯後我們八人在屋內聊天、看電視、打紙牌…… 歡樂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 約九時許,我沐浴完畢從洗手間出來,彷彿去了另一個時空,頓時鴉雀無聲,男女同學都在吞聲飲泣,原來電視機正播放著軍隊、裝甲車從四方八面向長安街、天安門廣場進發。

那晚我們沒有睡覺,只是拖著沒有意識的軀殻待在電視機旁,帶著呆濟的目光,仼由聲音和畫面重覆又重覆的播著。 凝重的空氣一直壓迫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心情是沈痛的,而且好痛好痛。 當人民唱著《漂亮的中國人》時,我們的涙水從未停止過:「愛自由的人民,張開我們的翅膀,有良心的人民,敞開我們的胸膛。我們今天多漂亮,一切都可以改變……」由深夜到清晨,軍隊對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市民展開鎮壓和槍殺,死傷無數。 這就是人民渴求民主自由,從一片「反貪污」、「反腐化」、「反官倒」等口號中,漸漸演變成「六四事件」。 各地傳媒爭相報導此事,學生領袖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名字傳遍世界,而鏡頭前也拍下了「坦克人」王維林,一個身穿白襯衫的男子阻擋了一隊前進中坦克的悲壯情景……

其實每年生日,我都是悲喜交集。 除了感謝父母生育之恩,還有那不想記起、未敢忘記的感覺依然揮之不去!  適逢八九民運三十週年,一幕幕的往日情懷又再湧上心頭。寫在歷史中,記在人心中!  三十年的過去,我們心中可能仍存著很多疑問:六四鎮壓是否奠定繁榮穩定的基礎?有什麼方法可以解開六四之結?誰該為六四鎮壓負上責任? 也許我們心中各有各的答案。天主按自己肖像造人,祂的創造是想人分享祂的美善, 活出生命的尊嚴,共同參與管治這個世界。在中國爭取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仍然漫長、崎嶇、艱苦,我們是否願意持守真理,繼續手牽手、肩並肩的走下去? 但願上主正義的天國早日來臨!此刻,腦海中忽然想起「方濟各的祈禱」:

(重唱)天主,使我作你和平的工具!

在有仇恨的地方,讓我播種仁愛;在有殘害的地方,讓我播種寬恕;

在有猜疑的地方,讓我播種信任;在有絕望的地方,讓我播種希望;

在有黑暗的地方,讓我播種光明;在有憂苦的地方,讓我播種喜樂。

(重唱)天主,使我作你和平的工具!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