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宗教與藝術 · 信仰生活

敢想、敢追,實現不可能

作者 : 柏杜雅

欣賞《利瑪竇》音樂劇,實在是我的一次精神沐浴,讓我對福傳有更深的領會。我從事青年牧民教育工作,這是極大的挑戰,世俗價值觀無形的拉扯力,志同道合的戰友,因不同理由而一個一個轉職或離職,令我倍感孤單、無助,亦曾懷疑自己工作的成效。

然而,利瑪竇啟發了我:要融入青年的世界,必須理解他們的「語言」,徹底放下自己,青年真正需要的是同行、聆聽及尊重。我明白彼此尊重的重要性,利瑪竇融入中國文化,學習中文、四書,他更以士大夫的身份,透過翻譯、著述、天文、地理、數學及科學交流,以文會友。福傳不是將自己的一套強加於他人,傳之前必先「敲門」,等對方開門才進入,尊重對方的想法,畢竟信仰是內在的皈依,不能強迫得來的。

利瑪竇發現儒家的仁義忠孝、友愛,與基督信仰的愛及寬恕之道,某程度上有互通之處。不過,中國人倫講求親疏有別,而基督信仰中基督捨己救人的大愛是包容所有人,天主之內人人平等,無分尊卑,福音中強調的愛人如己,更超越一般的社會道德標準。利瑪竇促進中西文化交流,並在中國文化中發現天主的真理,劇中的一幕,利瑪竇、麥小妹為了彼此的安危,而向對方的神明祈禱,可見即使不同信仰,都可溝通、彼此滋潤,殊途亦同歸也,利瑪竇的思想突破了以往信仰狹隘的框架。

利瑪竇歷盡險阻來到中國,播下信仰的種子,「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結出許多子粒來」(若十二24)。我明白教育是「我栽種,阿頗羅澆灌,然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格前三6),相信有一天,埋在學生心田的種子總會發芽、開花結果

利瑪竇臨終前說:「我已將我所有獻給中國,現在只欠一樣,就是我的死亡。」,他的高尚情操真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詩經小雅》,令人景仰,我「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史記.孔子世家》。雖然我沒有利瑪竇般偉大,但我也願意延續他的傳教夢,過程中,不問「能不能」,我只問自己「想不想」,不會忘記當初選擇以教學作我終身使命的初衷。就如恩保德神父所言:「一個人的夢是夢,千千萬萬人的夢交織在一起,就成為事實!」,我堅信有主與我同行,我不會孤單,「陽光就在我心裡,縱惡浪滿途,仍朝向前路」(音樂劇主題曲《Sogno Impossibile》),必能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Randy Tarampi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