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 · 宗教與藝術

替天行道

最近看的兩套電影 “In the Bedroom”(譯作「窺心事」或「意外邊緣」) 及”Irrational Man” (港譯為「情迷失控點」,台譯為「愛情失控點」,中譯為「無理之人」)都涉及用暴力及殺戮去執行正義的主題。

In the Bedroom不是指睡房,而是指捉龍蝦的籠子後面的一個空間,只能容下一隻龍蝦,喻意是在某困局中,非要把對手除掉。瑪特是醫生,妻子露芙是音樂教師,兩人育有一子法蘭,法蘭剛要上大學,但卻和一位年長10年,育有兩子的婦人妮坦莉好上。妮的丈夫李察虐妻,故二人暫時分居。露芙對兒子和妮的關係很有意見,認為會阻礙兒子前程,但瑪特卻認為沒有什麼大不了。李察不斷騒擾妮,終有一天看到法蘭在妮家中,便開槍打死了他。事發時妮和孩子在樓上,所以因為妮沒有親眼看到李察開槍,李察可以保釋出外,一年後才排期審訊。

瑪特以工作逃避傷痛,露芺被憤怒侵蝕,她恨丈夫可以若其無事,兩人互不瞅睬,直到兩人的怨氣爆發。瑪特其實暗地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接觸李察兄弟,看李察有否漏口風,又接觸律師,但一切努力都沒有結果,當露芺責罵他,說兒子的死是因為瑪特縱容這一段關係,瑪特反指露芙常常控制兒子,所以才使他嚮往仼性的關係。二人坦言後都看到自己的欠缺,相擁而泣。最後,露芺告訴丈夫自己常在街上碰到李察,實在不知如何自處。

因為沒有人目擊李察殺人,他可以用意外去形容法蘭的死,最多也只是判五年徒刑;就是因為公義沒有人去執行,被憤怒、不公燃燒的瑪特最後終於走上替天行道的結局,他引李察半夜到郊外射殺了他。影片結尾時,殺人後的瑪特回家上床睡下,但伏筆是,他回程時要經過用人手調校的渡橋,該名控制員將會指證他在午夜過橋。

Irational Man 是Woody Allan 的作品,主角Abe 是一名哲學教授,經過哲學理論和實際的探討,他認為人生根本毫無意義,他的沮喪吸引了女學生Jill, 二人來往密切。有天他們在餐廳聽到隣座婦女大吐苦水,因為某法官的偏私,她的孩子被判給分居丈夫,孩子被關在車房,但撫養權卻不歸她;她說希望法官生癌死去。Abe 聽後,認為希望是空想,行動才實際,他認為自己不認識法官及婦人,因此自己是除掉法官,為民除害是最佳人選。

Abe 馬上有了人生目標,他捜集法官行蹤,終於決定在週末法官跑步後,在公園長椅讀報喝橙汁時,用加了山埃的橙汁換掉法官的飲料。一切如Abe 所料,他達到為民除害的目標。但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Abe 的作為終於引起Jill 的懷疑,甚至捜集到他殺人的證據。Abe 到止,並沒有選擇去自首,反而選擇除去Jill, 結果是墮落本來想用來殺Jill 的壞了的電梯,意外身亡。

世上不公的事實在太多,身陷不公待遇,一是逆來順受,一是奮起反抗,但讀倫理課的基本原則是:不能用錯誤的方法去達到正確的目的;不能用惡去達至善。

以暴易暴只會產生更多的暴力、殺戮、仇恨,被仇恨吞蝕的人性及社會只會淪為無盡惡果的受害者。

阿信
9/6/2019

Photo by Joel & Jasmin Førestbird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