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

聖經新解(163)—原則總結

寫了百多篇的聖經新解,那些所謂新解,當然不新,大部分是抄書的。在抄的過程中,得到些少體會,想和大家分享。

若真的要認真研究,當然要讀上博士學位,學習希伯來文、希臘文、德文、法文、拉丁文等等。這種要求,對於近乎沒有腦袋的我,就等於職業特工隊了——mission impossible.

但若不太認真地看書,知少少便扮代表,看一些學者們的研究成果,倒是快捷方便。

而看書多了,也可能歸納出一些學者們的幾大原則。

第一原則便是不能當聖經是歷史書來看。這一原則,只要讀過少少聖經研究的書,都會知道。但不知何解,雖然知道,但仍有不少人以歷史角度來理解每段聖經。當然,我這樣說,並不代表聖經中沒有任何歷史成分。不,聖經中有不少是歷史記述,但作者、編者或修訂者,都不以記述歷史為最重要原則。他們想說的,是神學。

第二,既然除了作者外,也有編者或修訂者,我們當然應考慮這些編者或修訂者最想說的是什麼,最想表達什麼。再以創世紀為例,現今我們知道創世紀是在很後期才成書,要在以色列人被充軍回國後,由經師厄斯德拉將古老的傳說,加上自己的見解,編寫出梅瑟五書。

既然如此,便要去到第三個原則,我們必定要探索出作者、編者、修訂者的目的,例如為警告人民或為表達應驗先知說話等,可能都會做一些刻意的修改,而這些修改,未必乎合真實歷史。

所以,當知道一卷書的成書日期,對其內容的理解,可以有很大的差異。若能判斷作者並不是原先傳統認為的作者,更有大大的不同。

例如傳統認為梅瑟是梅瑟五書的作者,是聖經第一本成書的書卷,和現在的理解,認為是後期作品,作者是厄斯德拉,在解釋上便差天共地了。

最後,神學的發展是進步中。二千年前或四千對神的觀念和今天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在古經舊約中,我們看到的天主很殘酷,並不是天主真的這麼殘酷,而是那個時代的人對天主的理解,他們便將心中對天主的理解寫下來。真正的天主並不是這樣的。在今天,我們有必要用新的一套對天主的觀念來理解古經中的天主,亦要明白古人對天主的理解可以是錯的。

無論新約舊約,都可以應用以上的原則。當然,更詳盡的,最好就看大部頭的釋經書了。(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