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心中的聖殿無人能拆毀

Moses Tsang

近日港澳辦張曉明被降職,並由夏寶龍接替主任一職。有關夏寶龍的其中一項「著名政績」,據《亞洲週刊》報道,單是2015年二月到七月底,浙江省至少 229 座教堂十字架被拆除。內地政府根據宗教法、建築條例,確有甚多理據和法律去「合理化」他們拆十字架的行為,這的確尤如一把「刀」放在宗教團體的頸項上。當然,依法起來,若他們認為有關的宗教建築是僭建、影響公眾安全、建築位置不恰當等,就大條道理拆除下來。當中千絲萬縷的因素,自然也肯定有迫害性質的例子。大家是否記得當年楊主教如何回應此狀況?無論如何,這個消息已為香港人,特別是宗教團體帶來了一定程度的憂慮。

回到「宗教法」議題,本人作為一位基督宗教教育工作者,難免有所反思,就是宗教教育在香港未來二十年的「可持續性」,這亦將會是香港宗教教育的一項重大挑戰!

看一看現況,根據現行香港法律,《基本法》(第141條)及校本條例有關法團校董會章程中確認辦學團體按其辦學理念去辦學是合法的(《教育規例》第75A條)。如是,教授宗教科也自然合法合理合情。不過這不包括禮儀、聖像敬禮展示、早禱及彌撒等。值得一提,其實港英時代的津貼學校資助則例(Code of Aid 1994, Appendix 1, no. 20)也有闡明,比如有個別學生提出要求,選擇不出席任何學校的宗教儀式包括早禱,其實學校不能強迫他/她參與,他/她有這個權、亦是合法的。

這把「刀」早已存在,要是強力執行起來,所有宗教辦學團體的學校也只能無奈接受。從另一角度看,放諸全球,其實公營學校用「公帑」資助宗教教育及宗教活動實屬非常罕有。中國大陸當然不用提了,但就算以基督宗教為主流宗教的西方民主國家美國為例,公立學校的課程可以教學生認識宗教,但不可以支持或帶領學生去相信某個宗教。教師的「自由行使」權,並不允許他們將宗教信仰作為課程來教導,其實這也是在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上的價值。今年一月,總統川普在美國宗教自由日(Religious Freedom Day)才宣讀《公立學校憲法祈禱指引》(Guidance on Constitutional Prayer in Public Schools)加強保護學生在公立學校私下禱告的權利指引,承諾聯邦政府平等對待宗教組織。不過指只是容許學生在休息、非授課期間閱讀宗教文本及舉行祈禱告會等。我們可以聯想以下處境:如果你是一位居於伊斯蘭國家的基督徒家長,伊斯蘭國家「強迫」基督徒學生參與伊斯蘭宗教儀式你又有何感受?

值得進一步反思的問題是,我們宗教教育工作者有沒有在當下盡其召命,投身投心的在工作崗位履行傳教的事工?

回到實況,中共政府其實也以相關的宗教法或建築條例「對付」佛教等其他宗教的宗教建築,並非只針對基督宗教。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我們或許是「既得利益者」,享受了「免費傳教」的益處很久了,一切變得理所當然,對中共宗教法的憂慮及反感亦特別強烈。正如前文提到若真的要兼顧另一層面的宗教自由,則確實不能強迫個別宗教人士參與校本的宗教活動。在香港,這條界線一直很少人去觸碰。當然,參與宗教儀式活動其實也是宗教教育「隱蔽課程」的一種推展模式,同時亦是辦學團體落實教育理念的一個向導。我們要有智慧地運用並持續地實踐這些宗教教育的推展模式,這樣看來,我認為「自強」的概念很重要!當我們珍視的東西被大家都認為是優質的時候,我們自然就有更多的「話事權」!正是因為基督宗教的人文價值珍貴,基督宗教辦學理念能培育社會精英,可理解為何良久以來家長都對子女能入讀教會名校而趨之若鶩。

我們也是時候思考楊主教為何說「硬牆論」(編按:指楊鳴章主教接任時回應平反六四時,說自己不會明知前面是硬牆,還一頭撞過去的說法。)。教難經歷數百年才遇到君丁坦丁大帝、最竭力不懈去迫害基督徒的保祿卻又可以成為傳教先鋒,或許這就是天主計劃。這讓我默想起訓導篇7章13-14節:「你應觀察天主的作為:他所彎曲的,誰能使之正直?幸福之日,你應歡樂,不幸之日,你應思慮:幸與不幸,都是天主所為;其目的是為叫人不能察覺自己將來的事。」回顧當年通過教育條例的一些吊詭情況:當年陳樞機力抗校本條例,認為成立法團校董會會削弱辦學團體的「話事權」,說當時的教統局不民主,是霸權!當年李國章(此君作風強硬我對其言行亦有所保留)一句就「KO」了樞機,並指「教會不見得有多民主」!的確,在校本條例的抗衡上,當年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官司輸得很慘,司法覆核也敗了!不執著於這個意識形態的「敗陣」,今天看來,我們不得不承認每一個制度均有其可取及可捨的元素。但天主的工作真的很奇妙,校本條例通過後,不單沒有削弱辦學團體的主導角色,還立定了有法律效力的憲章指明任何個別校董都應盡力履行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反而,我認為有些學校沒好好把握,是自己的傳教力度不足而矣!(大家不妨也Google 一下「金禧事件」,當年的一場學生運動風波,正正反映資助學校的行政混亂,校本條例的確能撥亂反正。)

基督宗教信仰是人類文明文化的瑰寶,經得起政權與時代的考驗!「⋯⋯但福音必須先傳於萬國。人把你們拉去解送到法庭時,你們不要預先思慮該說什麼;在那時刻賜給你們什麼話,你們就說什麼,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聖神⋯⋯」(谷得13:7)在外的聖殿,可以被拆毀;心中的聖殿,卻無人能拆毀!2047還未到啊,就算來到,又如何?大家只要好好把握當下,在自己的崗位以福音教導為準繩,努力作收莊稼的工人、漁人的漁夫就可以了!

Photo by Henry & Co.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