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藝術 · 時事 · 信仰生活

來赴聖宴的人真有福

                            柏杜雅

因應疫情,香港教區早前宣佈暫停所有公開彌撒,很多在家辦公的,像我,反因禍而得福,可以每天參與平日彌撒直播。記得第一天直播中,聽著夏主教講道:「天主是憐憫人的主,祂明白我們,了解我們每個人的需要」。沒錯,天主知道我很多天困在家裡,心情鬱悶;祂知道我的恐懼﹕昨天起床突然咳嗽,有些發冷,立即自我隔離在房間,怕感染家人。祂更諒解我這大半年的脆弱,每晚的意識省察祈禱「做是做了」,但大多數時間都分神,而且有時甚至懷疑祂,想「祈禱有用嗎?」。

天主知道我的信德薄弱,祂知道我多麼需要祂的扶助和安慰。在暫停公開彌撒期間,幸得很多神長、修女、公教夫婦、公教樂隊、身處羅馬的張心銳神父、加拿大「鹽與光」天主教媒體,天主教頻道「沸點」的轉播,透過網絡連繫各地的信友,使我每天得到充足的神糧滋養,滿滿的恩寵、力量去面對疫境。

有句歌詞:「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以前習慣每主日參與彌撒,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生活在香港教會,不用經歷教難或迫害,未像內地教會,遭強拆十字架,活動被監控,十八歲以下孩童不得進入聖堂,兒童書籍被篡改,聖經被列作禁書;因此,我們更應珍惜每次在自由的環境下參與宗教活動的機會。

透過網上彌撒直播,打破時空的阻隔,每天跟修院的神長、修生一起晨禱,參與彌撒,中午十二點停下手頭的工作,頌唸三鐘經,黃昏時與修生一起晚禱、朝拜聖體,晚上頌唸玫瑰經,美好而充滿恩寵的一天,使我安枕入睡,期待第二天的晨禱及彌撒。天主的恩寵由高天直達我們的心中、肺腑之內,使我們獲得實效的神益,天主施予的厚恩豈會被時間、空間或一個螢光幕所阻隔!

初時,我曾因為暫停公開彌撒而感失落,但保祿曾說:「無論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8-39)。天主恩寵能通傳於所有信仰祂的人,能跨越時空的限制。像福音中的血漏病婦,她觸摸了耶穌的衣邊,就得痊癒;而百夫長的僕人甚至不用耶穌的親身接觸或撫摸,他卻因百夫長的信德而得到耶穌的醫治。「主,只要祢說一句話,我的靈魂就會痊癒。」只要天主願意,天上地下沒有任何事物,可讓我們跟天主無條件的、永不撤回的愛相隔絕。

此刻最掛心的是老人院及獨居的長者,他們沒有智能電話,不會上網,平日靠送聖體員上門探訪,現在一切也需暫停,天氣又轉冷,公公婆婆們有足夠保暖及防疫用品嗎?我們不妨打個電話問候,送上關懷與溫暖。

神父在直播中說:「基督聖體」,我也答:「亞孟」,然後張開嘴巴,慢慢咀嚼,神領聖體的一刻,我感動得落淚。此刻,我們雖各自在家中收看直播,但這有別於收看電視節目,因為在每台感恩祭中,我們已聯結(connect)整個教會大家庭,童貞聖母、天上諸聖、已亡信友,教宗、主教、全體教士、全球的信友,共融團結,一起讚美天主,我並不孤單,我的家瞬間變成了一座聖殿!

主耶穌,我相信祢真實臨在於聖體聖血內,我愛祢,我願意為一切不愛祢的人愛祢,求祢進入我心內,我喜歡和祢結合,求祢使我更肖似祢—生活的基督,來赴聖宴的人真有福!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John Barkiple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