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 時事

黑死病(五)—死亡之舞

3 月 20 日星期五,明報有一專輯,由劉彤茵訪問港大學者,談及黑死病激發藝術創作,有「死亡之舞」的畫作。學者指出,這些畫作不僅靠嚇,亦帶出當時社會結構罕見的「平等」觀念,病毒會感染任何人。

港大學者 Elizabeth Lastra 指出:「不同社會背景的人,由牧羊人、商人,甚至國王都會被繪於死亡之舞,骷髏骨頭人在人們間穿梭。大大呈現死亡是平等的概念,宣揚沒人可免於此。」

看到這裡,我立刻搜羅資料,發現有國王也死於黑死病。卡斯提爾國王阿方索十一世   (Alfonso XI) 是唯一死於黑死病的在位君王。而另一位國王亞拉崗國王佩德羅 (King Pedro of Aragon) 則在短短六個月內失去了妻子莉奧諾拉王后 (Queen Leonora)、女兒瑪麗和一個侄女。拜占庭皇帝若望.康塔屈澤納 (John Cantacuzene) 失去了兒子。在法國,跛腳王后約娜及其媳婦、太子之妻博內.盧森堡 (Bon e de Luxemburg) 雙雙死於 1349 年。路易十世之女、納瓦拉王后是另一個犧牲品。愛德華三世的二女兒瓊安娜(Joanna)在前往嫁給卡斯提爾的繼承人佩德羅的路上,死在波爾多。

而唯一死於黑死病的教宗,就是克萊孟六世 (Pope Clement VI)。雖然他的御醫居伊.肖利亞很聰明,為教宗焚燒芳香物質以淨化空氣,在他的大殿,燃燒兩大火堆,並要求教宗在亞維農夏季的高溫中,坐在火堆中間。這令到教宗直到 1352 年才染病。當時的人不知道,高溫驅走了跳蚤。(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