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黑死病(7)——醫療技術、公共衛生及恐怖手法

在十四世紀時,醫學會連同占星術一起作實質治療,通過黃道十二宮之圖,以及星座,便決定每人的溫度及濕度,成為醫療的根據。

除了這些,醫生們其實頗有實踐技能,他們懂得接骨、拔牙、取出膀胱石、用銀去除白內障,還懂得移植皮膚復修臉容,也明白癲癇症和中風是腦部的痙攣。醫生們也能利用尿液分析和脈搏來進行診斷,知道什麼東西可做瀉藥和利尿劑,也懂得治疝氣,用油、醋和硫黃配製的混合物治牙痛,用芍藥根和玫瑰油治頭痛。

對於不了解的疾病,醫師們便依靠超自然的力量。簡單說,就是做出一些不合理的療法,目的是舒緩痛苦,至於治療則交給天主。

這些超自然的療法包括用童子尿來治癬疥,用山羊糞和迷迭香去混合蜂蜜製成灰泥治療痛風。而天花病的人,則要用紅布裹身。若果各種方法都無效,則建議依賴聖母或聖髑的幫助。

以前的年代,瘟疫時常流行,故此,醫師們也有對應。最主要是要將人體內的毒氣或感染從體內吸出來,用的方法是放血、瀉藥或灌腸劑淨化身體。用刀切開或燒灼腹股溝的淋巴結。當然,這些方法全不管用。有時會用珍珠或綠寶石磨成粉末,也許會認為昂貴的東西更有藥用價值。

在公共衛生方面,當然也建議常清潔。故此,常洗地。手、口和鼻用醋和玫瑰水清洗。睡前避免生氣,要進行溫和鍛鍊。出外時帶一些有香氣的丸子,是為了消除瘟疫或屍體的惡臭。但很奇怪地,人們同時相信公厠的看護人是免疫的,所以,很多人前往公厠,其理論是惡臭對治療有效。

有些人採取最嚴厲的措施。例如喬瓦尼.維斯康提大主教,下令砌起高牆,圍著有瘟疫的三座房屋,將水井、病人、死人都封死了,而且也有一個墳墓在其中。另一位同樣殘酷的人士,當瘟疫出現在諾斯利時,下令燒燬整個村子,夷為平地。奇怪地,他的直系後代至今仍居住在諾斯利公館(Noseley Hall),可能他真的成功保住他的後人。

當時還有一個流行的做法,就是醫生們都戴如圖的裝備。這叫鳥人裝。長袍塗上蠟,阻礙飛沫和血液的接觸,而鳥喙嘴則好像防毒面罩,和患者保持一個距離。中世紀的法國預言家及醫師諾斯德拉達姆斯都以裝束出現。(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