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 · 信仰生活

頹垣敗瓦相對天上的光華 – 依撒意亞先知書

  對天主來說以色列是祂悉心照料的葡萄園,祂翻了土、除了石、栽了樹、築了守望台、建了榨酒池,但結的果實卻是野葡萄,天主能做的只有放棄壞了的種子(依5:1-7)。依撒意亞先知面對的就是由忠貞城邑變成了蕩婦的以民(依1:21),他要做的就是指出以民誤入歧途,警告天主將要對他們煉淨,再宣告回歸的希望。

  在生活上,以民只管享樂,沒有注視天主的作為,他們活在邪惡中,自以為是,不公義,求教於占卜術士,崇拜偶像(依2:6-12;5:12-23)。面對強大的外來勢力,以色列、猶大都走同樣的路線,就是依靠軍事及借助外來勢力去解決問題,完全忘了他們是上主的子民,如果沒有上主的帶領,他們根本進不了客納罕。怪不得先知傳天主的話,說牛驢認識自己的主人,但以民卻毫不知情(依1:2-3)。元前735年,亞述強大,開始威脅敘利亞及北國以色列,後二者遂想聯合猶大一起反抗亞述,但猶大君王阿哈次不肯,北以色列和亞蘭(敘利亞)遂向猶大宣戰。先知叫阿哈次要保持鎮定,向上主求個徵兆,但他不肯,其實心裡早盤算好要投靠亞述(依7:1-12)。結果北國向猶大開戰,猶大也要向亞述進貢,結局是亞述入侵北國,圍攻撒瑪黎雅,三年後陷之,北國亡,時為元前722年(列下17)。

  到了元前701年,猶大的希則克雅想聯合埃及對抗亞述,結果猶大遭到亞述的攻打,「萬軍的上主將用斧鉞砍伐枝幹:高出的要削去,聳出的要砍低。他將用鐵斧砍伐叢林,黎巴嫩和她的壯麗必被伐倒」(依10:33-34)。其時巴比倫興起,希則克雅又向巴比倫靠攏,先知傳天主的話,說猶大最後必被充軍(依39:5-7)。可見無論先知警告了多少遍,君王和百姓都沒有聽見,他們向上主奉獻許多祭祀,但心卻遠離了天主,一味只依靠人的力量(依1:11-17)。

  面對將要變成頹垣敗瓦,荒涼如秋收後胡瓜園草廬的以色列及猶大(依1:7-8),先知要讓以民看到天主的神聖、光榮和偉大。天主─以色列真正的君王─坐在崇高的御座上,祂的衣邊拖曳滿殿,天使都不敢正視天主的神聖,他們的讚美震撼殿宇,所有見到天主神聖偉大的人,都只有潔淨自己才可免於禍,所以先知要用火炭潔淨唇舌(依6:1-7)。先知以天上的光華、天主的神聖對比人間的頹垣敗瓦和荒涼,希望喚醒以民遲鈍的心,迷濛的眼睛,心裡早日覺悟只有投靠天主才有救援,因而回頭悔改。

  雖然以民是那末心硬,但先知預告天主最終都不會放棄以民:「你們的罪雖似朱紅,將變成雪一樣的潔白;雖紅得發紫,仍能變成羊毛一樣的皎潔」(依1:18)。先知要以民知道天主才是歷史的主宰,亞述、巴比倫都只是天主「義怒的木棒」,最終會被天主打擊(依10:5-6, 12)。現在他們被天主利用去打擊以民:「上主要向遠方的異民豎起一面旗幟,好由大地的四極號召他們……他們咆哮攫食,攜之而去,無人予以挽救」(依5:26-29)。以民被打擊、被充軍目的就是為了煉淨:「我必向你伸出我的手,用爐火煉盡你的渣滓,除去你所有的鉛錫,以後你將被稱為正義的城市,忠貞的城邑」(依1:25-26) 。

  煉淨後,「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一道皓光,光輝已射在那寄居在漆黑之地的人們身上……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誕生了,有一個兒子賜給了我們;他肩上擔負著王權,他的名字要稱為神奇的謀士、強有力的天主、永遠之父、和平之王。他的王權是偉大的,達味的御座和他王國的平安是無限的,他將以正義與公平對王國加以鞏固與保持,從今時直到永遠」(依9:1, 5-6)。天主會藉基督─「聖善的苗裔」的降生來救贖以民及全人類(依11:1-4),而熙雍將成為萬民的中心(依2:1-5),這就是天主對以民及全人類的救恩計劃。

  面對頹垣敗瓦、烏煙瘴氣、支離破碎的人間,有什麼可以力挽狂瀾?是戰爭、是己力,或是問卜於術士?其實什麼都不能,唯有看到天主無可比擬的偉大神聖,唯有看到真光如何進入黑暗,使它重現光明。如何將愁苦變成歡樂,如何以柔軟征服強權,公義平安如何藉和平之王到來,人心才能找到安慰和憩息(依9:1-6)。我們現在明白先知的信息,知道他預告的是日後耶穌基督的降生和救贖,但在三千年前,活在動盪不安,混亂黑暗,絕望中的以民,聽到這樣的安慰,肯定是如逢甘露!

先知所預告的與我們有何關係?你看,當今世上有哪一片是淨土?每當受到威脅,人的反應便是互相殺戮,或者不斷擴充軍備,又或在自己國家的周圍建立軍事勢力,結果造成了伊拉克、阿富汗、中東、非洲、東歐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各地的戰爭,有些甚至是滅族的屠殺。在人事糾紛上,許多時我們也訴諸武力,校園槍殺案不是時有所聞?在溫哥華,大麻種植很普遍,為了爭利,糾紛衝突也見怪不怪。除了軍事、武力,金錢也是人的超級偶像,世上有多少民工,離鄉背井,過的是什麼生活?隨他們流落他鄉的孩子,過的又是什麼樣的生活?曾看一個實錄,民工整天不停車衣,十多小時才賺一元美金,為什麼會在家鄉生活不下去?如果不是有些人不顧公義,民生怎會這樣艱辛?所有的一切,和先知所處的世界,其實分別不大,天主的受造物,距離它的造物主其實是多麼遙遠啊!人又是何等的遲鈍,何等的心硬如鐡!

面對考驗,我不斷默想依7章所描寫天主的神聖偉大及依9:1-6章所帶給人的超然安慰。我對自己說:「不要再看這一地的頹垣敗瓦,抬頭看看天上的光華吧!天主子已作了你的同行者,祂的同行難道不能將你的重軛移走,使你掛慮的心充滿平安?」我想像自己靠著天主的拖曳的衣邊歇息,記著先知所傳天主的許諾:「厄瑪奴耳」(依7:14),祈求天主修復我執迷不悟的心,調校我注視的焦點。 

  依撒意亞先知書不易讀,因為先知邀請我們重新調校自己注視的焦點,重新置放我們那顆浮游的心。

阿信

Photo credit: Lawrence OP on Visual hunt / CC BY-NC-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