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 · 靈修 · 信仰生活

詠「上主僕人的詩歌」

  第二依撒意亞先知共寫了四篇「詠『上主僕人』的詩歌」,即依42:1-43:21;49:1-9;50:4-11;52:13-53:12,依61:1-4則是第三依撒意亞的作品。釋經家對以上詩歌的歷史背景有以下看法:第二依撒意亞開始寫依49是元前537年左右,即第一批由巴比倫充軍的以民返回耶路撒冷的時間。這些人對回國後的處境悲觀失望,因聖殿沒有了,他們對宗教非常冷淡,各人只忙著重建自己的利益。這些人抗拒先知的說話,反而傾向支持回國後的領袖,包括經師厄斯德拉、族長耶叔亞等(厄上3-7章)。先知失了影響力,備受孤立,而釋經家認為這孤立遂形成了「上主僕人」詩歌的歷史背景。一般來說,釋經家認為上主的僕人可以是指依撒意亞先知或是理想的以色列,但論深層意義,上主的僕人則指向耶穌基督。

  在依42章,先知指出上主僕人安靜地傳道:「破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的燈芯,他不吹滅」(依42:1-4),祂甚至能從人的軟弱中找出他們的力量,並加以尊重。天主聖言有能力把人從黑暗帶到光明,從囚牢帶人抵達自由(依42:5-7)。但在依42:14-43:13,上主的僕人則指以色列,因她又聾又瞎,但天主會領祂的僕人從東方回來,重新出谷。

  在依49章,上主的僕人明白天主給他一種新的使命,他將要成為「萬民的光明,使救恩達於地極」(依49:6)。在依50章,上主的僕人遭受到拒絕,但他沒有放棄自己的使命,因知道天主和他一起:「我將我的背轉給打撃我的人,……我沒有遮掩我的面。因為吾主上主協助我,因此我不以為羞恥」(依50:6-7)。

  依52-53章的文筆是最美的,無論音韻、平衡、對比都達到巔峰,被拒絕、被侮辱的上主僕人在緘默中忍受苦楚,在緘默、平和而非武力中成就他的使命,最終被舉揚,成了眾人的福源:「他受虐待,仍然謙遜忍受,總不開口,如同被牽去待宰的羔羊;又像母羊在剪毛的人前不出聲,他也同樣不開口……在他受盡了痛苦之後,他要看見光明……我正義的僕人要使多人成義……」(依53:7, 11)。

  第二依撒意亞先知透過上主受苦僕人的描繪,把天主對世人的深愛,甚至把祂的獨生子為我們交付了的事實,表達得淋漓盡致。上主受苦僕人的主題在教會傳統中反覆出現,其中一些例子是:耶穌在新約也親自把上主受苦僕人的概念和人子連在一起(谷9:31),若望福音的作者以上主的僕人被拒絕去形容耶穌的傳教工作仍得不到猶太權威的接受(若12:37-43),宗徒大事錄也以上主的僕人去講耶穌(宗3:13, 26;4:27, 30;8:32)。此外,教會早期的著作也顯示信眾一致地把基督看作上主受苦的僕人(斐2:7;伯前2:21-25)。

  為什麼天主要使祂的愛子以這樣安靜、柔弱、含忍、謙抑自下的方式救贖世界?也許就因為我們的心太硬,也許就是因為我們拒絕祂的安慰,也許就只有這樣子的方式,才會使我們受教馴服吧。

  在聖週前後讀上主僕人的詩歌,頗有新的體會。隨著日子過去,愈發看到自己的軟弱和迷失,明知路上的風景都不怎樣了,但總是走得猶豫;明知路是要自己走出來的,認清了目標就應勇往前行,但總是左顧右盼,又或常常停下,唏噓嘆息。看到自己的不濟,軟弱乏力,真是慚愧,但主卻是柔弱的主,破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熄的燈芯,祂不吹滅,對軟弱如我的人,祂安靜忍耐地帶領,祂不會對軟弱但願意投靠祂的人放棄,或對他們感到失望和沮喪(依42:1-4),這真是安慰中的安慰啊!

  就像《潛水鐘與蝴蝶》的作者說的:「我緩慢、肯定地溜失,像水手看到他家鄉的水平線漸漸消失,我的過去褪去……」對我來說,我渴望抓住的東西都緩慢、肯定地在我眼前溜失,就像春融的雪,可能是一份親情,數載的友誼,一股萌芽的情意,或是很想成就的一丁點兒什麼。為什麼自己會如斯失敗?為什麼只懂得注視失去的?雖然明白緣起緣滅自有它的因由:環境變遷,人也得隨之改變,又或生命的步伐匆匆,再沒有餘力維持聯繫,又或彼此都不覺得值得珍惜。在生命的孤島上我茫然佇立,但主卻鼓勵我,提醒我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主的召叫,生命自有它隱藏的時刻:「將我掩護在他的手蔭下,使我像一支磨光的箭,將我隱藏在他的箭囊中」。一切都是為了磨練,在主內並沒有虛度的人生,「你是我的僕人,是我驕矜的以色列」(依49:2-3)。

  耶穌進入聖城時受到熱烈的歡迎,但幾天後形勢逆轉,迎接祂的是侮辱和唾污,但祂承擔了下來:「我並沒有違抗,也沒有退避」(依50:5)。被誤解、被離棄,接受失望、不忿是人生的過程,只有像耶穌那末無懼地走過,你才會看到另一道風景,咬著牙關撐過去,因為上主會協助和照看(依50:7),天主會明白,因為祂看的是人內心的深處。

  「他沒有俊美,也沒有華麗,可使我們瞻仰;他沒有儀容,可使我們戀慕。他受盡了侮辱,被人遺棄……好像一個人們掩面不顧的人」(依53:2-3)。某年聖週,我不斷默想這幾句話,因為自己在孤獨中跌倒又跌倒,向人求助也沒有用,又或者跟前的人就這樣子走了過去,根本沒有察覺留意。我突然明白,主選擇行這條苦路為的是向我們顯示人生的進境,沒有感受過徹底的孤獨、徹底的被遺棄,你便無法嚐到被主完全接納、擁抱的甘飴,你便與那超乎世間的平安、滿足無緣。我突然體會能和主一樣經歷孤獨、被誤解、被遺棄其實是一份福氣。

  在聖枝主日,我擔任敘述福音記載耶穌受難始末的部分,讀到耶穌交付了祂自己,我在十字架前跪下,超乎意外的平安就充滿了我的心。那一刻我明白,能跪在十字架下是人生一種境界,因為只有能和主在一起經歷過,才能振翅高飛,否則,我們只可以是斷翼的蝴蝶,展翅無從。

  在革責瑪尼園的主,充滿憂傷、孤獨,甚至經歷天主隱藏的大苦,但祂對人類的極愛悲情,使祂縱然憂悶至死,也願走進人生最黑暗處,好能更新一切。我的聖週五很長很長,好像沒有盡頭,但在迂迴曲折的人生道路上,終能尋覓到革責瑪尼園,在那沒有星月黯淡的夜晚,能遠遠地和主一起守候,雖然時有瞌睡,為我已是一種最好的祝福。因為曾經歷人間極苦的主對受苦、黯淡的心靈這樣應許:「你是我的僕人,我揀選了你,我決不放棄你。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在一起;……我必堅固你,協助你,用我勝利的右手扶持你」(依41:9-10)。

  或者有人說,我所能寫的只是些細眉細眼的反省,但天主的聖言就是這樣直達人心,台階的青苔不能說大樹的語言,只能擁有屬於它自己的呢喃;但為青苔,這已足夠,因為主是這樣子和它說了話。

阿信

參考資料

1.     Joseph Jensen & William H. Irwin, Isaiah in The New Jerome Biblical Commentary, edited by R.E. Brown, J. A. Fitzmyer and R. E. Murphy, New Jersey: Prentice Hall, Inc., 1990, p229-248

2.  Howard Peskett, Isaiah: Trusting God in Troubled Times, in A Life Guide Bible Study, InterVarsity press, IL, 1991, p85-92

Photo by Victor Malyushev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