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時代巨輪前

        疫情再起,堂區彌撒再煞停。不知道今回又要多久,但這一年多,社會鉅變,浪濤打上了磐石般的天主教,教會似巍然不動,但究竟石下泥土,是否已經鬆動?似乎無人關心。

        個人看來,危機淹至,整個教會再不作為,只怕教會的發展,會陷入一個更長時期的衰落。

        去年六月開始的反修例運動,令教會內政見不同的教友決裂,不少信仰小團體就此崩析,即使沒有正面決裂,意見不合而無法深入對話,已成為一道無形的牆,阻礙教會團體的共融。沒有共融,何來前進?

        繼而疫症壓境,聖堂停擺,把教友的慣性止住。人的習慣力很厲害,不少教友仍然繼續上聖堂,其實就是習慣。這習慣已經打破了一回,現在又再被打破,並且「回到正常」無期。個人覺得,即使回到疫情前的狀況,仍然會有好一批教友,就此絕跡於堂區。他們未必全部離開了教友,但主日參加彌撒這典型教友的習慣,將會被打破,形成一群自由人式的教友。

        換言之,過去一年的社會變化,促成教會有內心的離開與形式的離開兩大趨勢。但教會對這情況,似乎視若無睹。人心撕裂,教會強調要共融,卻小心翼翼地,不想觸碰現實的問題。單憑強調政見不同都是教友,既化解不了傾向建制教友對社會動盪的不安,也紓緩不了反對政府教友的滿腔怒憤。停擺流失,教會除了出通告說明做法,感覺是純粹視這為臨時的情況,而教會千年來歷經起跌,無須為此小事大驚小怪。

        為筆者來說,這兩件事,既為香港社會的時代徵兆,更加是天主向香港教會的重要提示。時代正走向鉅變,社會面對前所未有的變局,教會如何應時而變,尋找天主的旨意以更新,是擴展天國的關鍵。

        榮光固然是歸於天主,但教會也是基督真理的反映,如何在自己身上,把天主的光榮折射到世界,讓動盪的香港,意識到天主與人同行呢?大家都任重道遠。(圖篤姬)

Photo by Jon Cartagena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