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黑死病下的信仰表述

— 教會 2000+ —

2nd & 4th Monday

今天聞「疫」色變,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直迫八十萬,卻遠不及十四世紀「核彈式」肆虐歐洲的黑死病來得恐怖。黑死病迷霧籠罩下的歐洲,人們宗教信仰的形態,在一個世紀之間,同樣出現微妙的改變。

黑死病是一種肺腺鼠疫或淋巴腺鼠疫,始於 1347 年一艘熱那亞商船,駛至西西里,瞬即把瘟疫帶入歐洲,一年多之間,整個地中海沿岸以西的地方,無一倖免,包括北非、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法國及英國等。

此病之所以令人震懾,因它的感染性非常高,普遍所見,患者的腋下及股溝因皮下出血而變黑,且呈現腫塊,以及身體其他部位如手指及腳指等,故俗稱「黑」死病。

一旦患上必死無疑,尤其那時人們對流行病的認識很陌生,瘟疫來勢洶洶,所有人被殺個措手不及。

直至十五世紀初,百年內黑死病反反覆覆出現了至少五次,奪走歐洲二千五百萬人的性命,佔當時歐洲三分之一人口。

試想,那是何等黑暗悽戚的景況!每天,人人都在處理屍體,根本來不及殮葬,

挖掘一個很大的泥洞,屍體就這樣層層疊疊,堆積成如千層糕的屍體山!想像你走在路上,前面的人上一刻還好端端在走路,忽然間他倒下來,全條路的人如骨牌般慢鏡式地紛紛倒下,著地那刻已沒有氣息。

際此黑暗中的黑暗時期,人渴望的心寧平安是遙遠的事,惶恐與痛苦交織,人開始深入細視人生意義的問題,又斷定這是上主對人類罪過的義怒;思考天主審判與懲罰,促使人進一步尋索得救與補贖的人生功課。

思索與反省之餘,不少信友訴諸實踐,以比較激烈的行動作回應。在歐洲一些國家,如比利時、意大利,用束有刺釘的苦鞭,狠狠地打在自己身上,儼如自我鞭笞的神工。每一道傷痕,彷彿告訴苦鞭者,自己的罪過又減少了一點點,補贖上又增進一分。

有人背著十架,沿途高唱聖歌遊行,集合一處,隨即脫下衣服,鞭打自己至全身流血,再伏地三次以示懺悔;作全體求恩聖禮,高舉保存聖人遺髑的聖龕,即包括聖人遺骨、血液、頭髮或用品等,例如比利時的布魯日。又有人在遊行中讓別人踏過自己的身體,以示謙恭自下及切願補贖之意。

凡此種種,都是那時候在死亡及苦難陰霾中,不少信友所展現的信仰以致實行的面貌。在瘟疫蔓延時,他們的天主觀正投射出一位在審判、發怒的上主;人們以為用肉體上的苦楚,足以彌補或抵銷天主的怒氣,這可會是「下等痛悔」的另一番表述?與今天我們所理解或認知的那位慈悲上主,仍然有很大距離。(微風)

(Graphic by Britannica.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