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班與主日學

天主教、基督新教看預言

上次提及,美國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民相信耶穌會在2050年回來,而天主教卻反對這種論調,因為現今天主教不預測耶穌何時會再來。

但這種情況並不是一向如此。中世紀最出名的預言家諾斯特拉達姆士,作出過不少預言,他是天主教徒。另外,傳說十二世紀一位愛爾蘭主教,曾得一怪夢,預言第112位教宗是最後一位教宗,結果當然是錯的。

但是,這一切怪力亂神式的信仰,在梵二後便終止了。可以說,梵二前的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互相比較接近,除了七件聖事、聖經卷數、敬禮聖母及大赦的教導等。

梵二後,七件聖事、聖經卷數、敬禮聖母及大赦教導皆維持,但最大分別是,天主教抹去了一切怪力亂神的迷信色彩的東西。當然,包括預言。

現今,天主教反對預言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們有誰能替代上主?連耶穌也說他自己也不知的事,又有誰敢說知?

另一個原因是,梵二後的天主教,看聖經的方式不同了。從1943年《聖神默感》通諭開始,一直到梵二後,教會都用嚴謹學術的態度去看待聖經。發現到研究聖經的方法可以有很大的進步。這方面實在要多謝一眾天主教及基督新教學者們,他們努力不懈地研究,終於為我們揭開聖經的面紗。

當天主教的學術研究一日千里,其研究結果甚至影響慕道班的施教,以致新教友也可以有最新的理解時,全球基督新教卻分裂為二,其中尤以美國更為嚴重。大概10%到30%的教會支持新派學術,另外有70%到90%的教會停留在嚴格字面意義上的釋經。即聖經每一個字義都是按其文字意思來解釋,而不會當作比喻、神話、故事、詩歌、戲劇……等等。

當把聖經當作嚴格字面意義解釋,便會奉聖經為至高無上,唯獨聖經!這情況下,便有不少人開始從聖經中尋找預言。尤其是在《默示錄》中。這樣的宗教,便變得迷信及怪力亂神了。

天主教因為有梵蒂岡在中央作用著,加上重視學術,故此在改革上,走得更前。基督新教欠缺全球領袖,各自為政,結果是,大部分教牧及平信徒接受了較為平面——字面的聖經釋義,因此,在神學上、信仰上、釋經學上的改革,慢得出奇,比起五百年前的馬丁路德好不了多少。順帶一說,馬丁路德曾預言,耶穌不會遲過公元1600年回來!

基督新教只有少數的教會肯遵從學界方面的研究去反省,要進步真的很慢很慢。

馬可士.伯格(Marcus J. Borg)是聖公會著名學者,他說,聖經已成為很多人的絆腳石,過去半個世紀,很多基督新教徒離開教會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聖經多於其他個別原因。(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