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 · 信仰生活

諾厄時代的洪水滅世和天主的慈悲是矛盾嗎?

有主內兄弟姊妹覺得諾厄時代的洪水滅世和天主的慈悲有矛盾,我在這裡以我所學,所明白和所接受的和大家討論一下。

首先,整部聖經要講的就是罪惡和天主的慈悲。首先,希伯來文「罪」一字是 「Hata」,意即偏離,就是射箭不中矢,所以罪惡不是天主所造,而是善的偏離。罪惡一定有其後果,而這後果是毀滅性的。人對這後果,必然要承擔。舉例說我們和人爭吵,打架,毀滅的是我們內心的平安,屢次犯這惡,我們會習慣以暴力去解決問題,周邊的人也受影響,結果形成一個充滿戾氣的社會。聖經作者用故事去表達罪的後果,原祖父母犯罪後彼此關係破裂,和天主,和大地的關係也破裂,故事以失樂園去表達這殘酷的事實。諾厄時代的洪水也是對罪毀滅性後果的描寫和表達。

有罪就有後果,這和懲罰無關,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天主給人自由抉擇,如果人甘願選惡,後果是和天主相隔,這絕不是天主可以強迫的,為此聖經以「心硬」來形容。

面對罪惡的毀滅性,為什麼說天主慈悲?因為天主沒有就此放棄人,祂和諾厄立約,誓言會救贖人於罪惡的桎梏,聖經記載天主派了許多先知,最後祂的愛子,引導人進入正途,回歸天主 – 生命的根源,但人總是心硬,所以才有主為我們的贖罪犧牲。

另一常提出的問題是為什麼天主對諾厄時代,無數喪生洪水的無辜生命抽手旁觀?創世紀第一章告訴我們天主創造天地萬物,祂給我們一個有秩序的大自然環境去讓我們作管家。大自然有其規律,一枯一榮,一生一滅,每次洪水退後,有更多淤土提供人肥沃的耕地,森林大火之後,枯死的樹木變成肥料,更多陽光可以透入使植物茁長,火山爆發也作如是觀,作為管理大地的人,我們就要學習保護環境,掌握大自然的規律,增其利而減其害。

第二次世界大戰,無數猶太人為納粹黨所殺,人常問天主在那裡?滅族是毀滅性的罪惡,如果你看過「舒德拉的名單 Schindler’s List」,你就會明白天主如何在人的惡中救贖人;天主的救贖在於激發人面對邪惡時,發出天主創造人時埋下的善。作為德軍將領的舒德拉,回應天主善的召喚,救了無數集中營的猷太人,這就是天主慈悲的一個例子。

歷來多少聖人,甚至是小人物,在邪惡之前沒有畏懼,通過良知回應天主的召喚,拒絕和邪惡合作,為活在罪恶束縛下,充滿氣餒絕望的人開了一扇窗戶,讓他們窺見受苦的耶穌仍然在分擔他們的十字架,因而有勇氣走下去。許多面對疾病折磨的勇士,也是如此,他們勉力擔起生命的十架,走到人生的盡頭,為無數後來者作出見證,這就是天主對痛苦者的救贖;天主的慈悲不在逃離,而在陪伴;天主的愛子也行了同樣的路。

要明白罪惡和天主慈悲的關係是一個過程,不是光憑理智可以達到,它需要心靈的體會,重要的不是過程的長短而是開放的心和不懈的追尋。我願意和你分享我對舊約人的罪惡和天主慈悲關係探討的書「呵氣如蘭 – 舊約聖經研讀及分享」(塔冷通心靈書舍出版),願我們對天主慈悲的體會都更有進境!

阿信

2021/1/27 溫市

Photo credit: RNW.org on VisualHunt / CC BY-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