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夏天,要完結了嗎?

遇見K君,帶來了這個難忘的7月。

K君,是個願望當修士的人。實際上他已在修院生活一年多。K君讓人羨慕,但不是指當修士這一層面,自問自己在信仰上並無足夠的純粹。我嚮往的其實是那顆勇於捨棄,能將自己全部獻上的心。

這個七月我們有了幾次更深更長的交談,我才發現我們同是受到時代殘酷的洗禮,並各自尋求著自己的二次人生,也就是對原初所投入的感到幻滅之後,再次出發的人生。幻滅中,K君沒有逃到表面尋求簡單的答案,而是沉到深淵叩問信仰的核心是甚麼,原來擱淺的船於是再次揚帆,航向了一個要求更多捨棄的人生旅程。

要說幻滅,必定包括一個原初天真的幻象,那個幻象必然有我在內,於是要反思的不只那個幻象,還有自己,因為那個幻象從來就不僅是自己之外的事件。餘下的問題是:幻滅過後,我敢誠實面對自己嗎?

要誠實,就要修行以及靈修,正如牟敦(Thomas Merton)所指,耶穌帶來不是和平而是刀劍,這刀劍首先指向自己的自欺,否則無法誠實,遑論成為更好的人。

七月幾個朋友一起跟K君吃了幾次飯,分享書本、電影和人生,交換信仰路及經歷人心發狂的心路歷程、參加討論會,啄磨著靈修和行動的張力,以至同往赤柱加爾默羅修會參與彌撒,最後我們五個人在送別的地鐵閘口前,擁抱,道別,同時我內心在那一刻浮起了日劇沙灘小子的對白:這個如此觸動生命又愉快的夏天,要完結了嗎?

也是來自沙灘小子的金句:人,得有勇氣尋找自己的大海啊,尋到後就得獻上全部貫徹到底。我彷彿看見K君的雙眼閃爍著火光,他要過更純粹、堅定的人生。進入修院之後恐怕甚難碰面,像這個夏天般的聚首更不可能。

與其不捨得,我更要為他鼓舞,沒辦法的,他一定會全力以赴,否則他也不是那個我當初遇見的K君。K君剛回到修院的這日子,我翻著牟敦寫隱修生活的小書<尋找天主>,他這樣說:「由是,信基督的隱修士來到修院,不為獲得他人所不能或不能察知的新奇和玄奧的知識,也不是藉著他那蘊藏的知識和內心奧秘的完善超過次要的人。因為這一切只是一種抬高自己,一如聖本篤指出,這會引人遠離天主,把人毀滅在自高自傲的深淵中。隱修士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基督徒,他在隱修院度普通基督徒的生活,但是他照他的所有完善度此生活。他完滿地生活於它。他把其餘的事物擱在一邊,忘記其他一切的牽掛,好作一個基督徒。」

生命中至為重要的道理有時並不複雜,許多時自己欠缺的只是一顆更為純粹的心。

作者:陳景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