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天主的時間

丘建峰

        堂區老化,參與慕道團的人,成為新教友後,迅速消失;主日學的孩子,領過聖體及堅振後,不再回聖堂。沒有新血,留下的人自然老去,高齡化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有關流失的問題,不少人也探討原因,我想用兩個處境,讓大家思考一下:

處境一:家裡的孩子,每星期都與十個八個小孩一起聚會,一起玩耍,經歷六年後,他們會否成為朋友?他們會否在六年後,即使沒有父母的安排,會否自己出來聚會見面呢?

        處境二:家裡的孩子,參與一個六年的課程,每星期都要上課,到最後有一個重要的考核,然後有一個隆重的儀式,代表他六年來的付出得到肯定。儀式以後,邀請這小朋友參與課程後的團體,再不是上課的,也沒有考核,更沒有明顯目標。你認為,孩子是否會參加呢?

        現今的主日學,往往都是處境二,個人覺得有兩個因素,要小心:

        首先是瑪爾大陷阱。路10: 38-42記述耶穌到訪瑪爾大的家,她殷勤事奉,照顧耶穌,但她的妹妹就坐在耶穌旁聊天,無所事事。瑪爾大見狀,就有點不忿氣,但耶穌告訴她,妹妹那一份,才是最好的一份。耶穌是否說努力事奉天主不好呢?不是。耶穌要說的是,最好的一份,是與天主一起。

        近年主日學有不少改革,專業度亦提升,但我們要問:一切是否與天主在一起?我們所做的,是否讓天主在其中呢?還是說,由於導師的知識提昇了,所以更專注於上課的形式,更重視知識的傳授,即使這做法,到最後,孩子都不會留在耶穌身邊?

        這也是第二個要關注的因素:什麼才是「主日學」?由於主日學有一個「學」字,我們很容易視之為一所主日的學校,而近年有關主日學的培育,都是以「教學」的概念來發展,結果主日學愈來愈像學校:分班、課程、進度、考核、校長、導師、同學、學年。這一切,讓小孩子導向一個共同的願望:畢業。個人很欣賞主日學導師投入教學、積極自我培育的精神,但方向不對,再大力划,只會離目標更遠。

        主日學採用學校的方式,本來是讓孩子更有親切感,但時日變遷,學校是否還是孩子雀躍奔前的地方呢?採用上課模式是否能達到主日學的目標?或者進一步問題:主日學的目標是什麼?

        落力上課,致力走向聖事之完成,然後同學仔畢業了,大家高興拍照,再在一片依依不捨的氣氛下,他們慢慢離開聖堂,下星期開始,逐一絕跡於堂了。不打緊,導師就再教導下一班學生,年復一年,如同學校一樣,學生如流水,只是,導師的鬢邊,也有一點點花白了。

        學校可以如此,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目標,但堂區的主日學不是。

Photo by Nathan Dumlao on Unsplash

[原刊於公教報2021/8/22「堂邊鶴」專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