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學藝記

老大才學琴,因為要應付考教育學院音樂系的要求;每年光練習皇家音樂學院的考試曲目,基礎差,又不勤於練習,每逢覆琴,總推三讓四,老師有天問我為何總請假,我說自己彈得差,沒有練習,老師說比你差的人多去了,但她們都來上課,聽了才有些釋然。考鋼琴六級試時,音階就是彈不上去,那是平時練習時未試過的,一下子儍了,知道一定肥佬,可能就放鬆了,歌曲倒是彈出來了,僥倖及格了;但自始決定不再學了,因為知道牛始終上不了樹。

學護士時很苦惱,老想離開但苦無計策,參加合唱團及開始學聲樂是自我救贖,每星期二下午的太平路就是生活的動力。第一位老師教的是中國民歌:「站在麥田裡的姑娘」,「故鄉」⋯⋯歌曲打開了靈魂的窗戶,愈走愈遠;隨後跟了另一位老師學西洋發聲法,唱意大利歌,最後,更找到恩師徐美芬老師,她教懂我腹式呼吸,上課開始時聲音沙啞,但下課時清潤的歌聲充滿了課室,我常在下課後折回,含著感恩的淚買花送給老師。徐老師沒有教我什麼曲目,每課光練聲,但從此打下基礎,直到今天還用得上。

在香港時也學過吳家太極,太極劍等,但沒有引起很大的興趣,到溫市也學了一回吳家太極,直到碰到高師父,真是眼界大開。高師父是武術高人,他講的理論,我初時是一頭霧水,現在還只懂了少許。學了兩年多,站樁,陳氏56式好像懂了點皮毛,但新學的八卦槍杆及64手還在追趕的狀態,尤其是64手,連外框仍是歪三倒四的,自忖是班上的學習障礙學員,但師父說學習的最大目的是健身,追趕是時間問題,所以仍硬著頭皮堅持下去。看到高師父和班上的師兄,師姐,才明白什麼叫堅持,什麼叫奉獻,功夫就在一個練字,所以自己也逐漸增加在家中的練習。

回顧前塵路,學藝的路走得跌跌撞撞的,但正因為這些,人生的風景才有所不同,但在一切之上,仍是天主帶著我,拭去我的灰心沮喪,支撐我走下去,如果說有人在我的跌撞中看到我的付出,那個人一定是天主。懷著感恩的心向教我的老師致謝,也希望將勤補拙,繼續把功夫練習下去。

阿信

9/27/2021 溫市

Photo by Ryk Naves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