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班與主日學 · 信仰生活

想像二十年後

丘建峰

        談主日學要讓孩子去玩,讓他們自由自在地形成團體,不少教友在同意之餘,還表示很難做到、做好。有朋友反映:不教道理,讓孩子玩集體遊戲,他們根本不願意動,結果還是要上課。

        堂區更新不容易,正在於它要革新的不僅是形式,更是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以及由這些想法衍生出來的做法。主日學不再採取學校模式,多聚會多玩,可以由主任司鐸一言而決,但是,不用上課的形式,是否就不是上課呢?

        也許我們先要反思的是:主日學是否一個信仰團體呢?上課是形式,即使是信仰團體,同樣可以是有人在教導知識,特別是團體裡有懂神學,又或資深教友,由他們教授一二,其他成員同樣會受落,不會因此覺得自己是學生。

        主日學以上課的形式體現了上課的精神,團體不成團體,真的變了一個類近學習班的狀況,方是問題之所在。把上課這形式撤掉,如果找不回團體的精神,同樣難以達到主日學的真正目的。

     關鍵也許不在於學習知識還是玩耍,而是在於孩子是否覺得他們是一個團體,更準確地說,一個屬於他們的團體;他們在這裡有付出,有收穫;他們在其中,而不是被動地坐在椅子上,又或走動。

        有些堂區的主日學有此風景:幾個昏昏欲睡的同學,一離開課室,走到球場,打起球來,龍精虎猛,談笑風生。為什麼?因為他們想做這件事,他們投入這件事,並且在這件事得到快樂。

        更準確來說,因為這是以他們為主體的一件事。主日學真正的困難,不在於採用什麼形式方法,而是如何帶領一群小朋友,由被帶領者,逐步走向覺醒,自己是教友,願意做教友,喜歡教友的身分。

        曾經遇上好幾位主日學導師,他們談到自己在主日學的做法,往往是呼應自身的童年回憶,如其中一位很重視敬禮聖體,另一位常談吃苦的堅毅,大概他們在自己是孩童時,在主日學的過程裡,被聖體感召,因吃苦而皈依,於是到了自己擔任主日學導師時,就把這些深刻經驗,應用到下一代身上。

        主日學裡深刻的經驗,為小朋友來說,確是信仰的奠基,這原則很好,但究竟什麼才是深刻經驗的觸發點呢?主日學的導師,不應該把自己的過去投入到今天的孩子身上,反而該想像,在今時今日,什麼才可能讓小朋友產生共鳴。

要辦一個真正的主日學,你要看到,小朋友不是小朋友,也不要想像十年、二十年前的自己,而是要想像,他們是這堂區十年、二十年後的主人翁。他們將會當家作主,而在這刻,正是他們開始做團體的主體的起點。

(原刊於公教報)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