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藝術 · 信仰生活

我的家

家的定義很多,當家人有困難,有病痛,面對挑戰,家人就會心連心,親情湧現,家的味道就變得濃郁,你就會說,這就是家,但當問題消失,親情轉淡,家的味道也會變得淡薄。

令人神往是回憶的家,童年色彩繽紛,充滿親情的溫暖,外婆們,父母的呵護,雖然物質貧乏但感覺富足。少年時代大氣候的劇變,運動連綿,但青少年的夢想卻沒有被打壓,每逢看到那些上山下鄉的青年,奮力改變自己的命運都叫我敬佩,回望那個時代自有一份難以割捨。

另一個重要的家是情感的家,這家的重心是情感的溝通,不是結果。不知如何人相遇相知,跟著又不知如何分散了,但相遇的光輝,燭照一生,別人如何我不得知,為我這家的味道是空谷幽蘭,香在無心處。

我也有文學,電影,藝術的家,這陣子人都在談張愛玲「第一爐香」的薇龍,一個輾轉尋找家的女子,終歸失落了自己。又或是最終於向命運妥協「半生緣」的曼楨,又或是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龍的「長日將盡」的管家史蒂芬,自己為自己訂下了命運,無力衝破;這個家印證了人生種種的無奈,作者以深刻的筆觸去書寫悲涼的反抗,這家的味道令人低徊,一唱三嘆。

我也有一個探索的家,在那裡我和學生一同探索外國散文,詩歌的領域,作者的觀點令人意想不到,充滿人生的吊詭,詩歌盛載的是人最細膩的情感,叫人心折,那是桃花源的家,你今次探索進去,看到她的瑰麗,下次再去,已經尋覓無蹤,詩的意境,不是可以恆久捕捉的,但探索的意欲無窮。

另一個是朋友和代禱的家;朋友不多,聯繫也疏落,發短信是偶一為之的事,也只有在聯絡時,朋友的家才會出現,所以這個家實在有些冷清。至於代禱的家卻是無形的,她的覆蓋面可以非常大,我為別人,別人也為我代禱,偶爾收到不認識代禱者的信息,非常溫暖,也非常甜蜜。

再有的是尋常百姓過日子的家,在那裡做的都是平淡的事,散步,修剪花草,吃配蛋的沙律菜,吃麵包,晚飯後的蘋果和紅豆冰棒,看報,看iBook 小說,寫臉書,寫稿,看電視劇,這家的日子過得非常愜意。

讀聖經釋經的家我已經停留許久,起初幾年,只覺艱深難懂,但畢竟留了下來,廿年的浸淫,近年好像開始開竅,找到聖言深層的意義,一切語語變得立體,真實;現在再加上製作福傳視頻,定時寫聖經靈修反省文章,如今的日子令人流連忘返,在這家裡徜徉,自是舒適,不想離開,因為找到支持和安慰。

在所有的家之上應是天父的家,這家可不是想進就進得的,那是要和主和人共融方可進入的;在那裡有光明,溫暖,安慰,超乎意想的平安;那也是恩寵的家,她為謙卑,開放,尋覓的心開放,要進去要有如孩子的單純依靠,那是靈性提昇,人變得整全的地方。每當我接觸弱小者,病患,奮力躍進的靈魂,我的心就變得柔軟,就更靠近天父的家,也更有機會體味她的平安。

能成為那麼多家的一員,我非常感恩!

阿信

11/12/2021

溫市

Photo by Luke Stackpoole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