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信仰生活

突破盲點 同道偕行

                          柏杜雅

司機駕駛時只能透過兩側的照後鏡,察看四周車輛的動態,當車輛變換車道時,可能會因視線盲點產生「死角」,而看不見後車,甚至發生意外。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有「盲點」,自己看不到,這就是最大的盲點 。

最近與幾個天主教同學會Katso的學生一起籌備大型聖誕話劇,而感到難以應付。今年的聖誕劇,在選角與劇本問題上,我與學生看法不同。一來,學生不喜歡別人修改他們的劇本,二來,老師選的主角是一位極不受歡迎的同學,因此觸發一場軒然大波。學生氣沖沖的跟老師理論,我認為人誰無過,人人都應有平等的機會參與。受到學生的無禮質詢,當刻,感覺老師的尊嚴受損,情緒掩蓋了理性,我開始動怒:「我們老師決定了」、「難道老師選一個角色也要你同意?」以為這樣可以壓倒對方,結束無謂的爭端。豈料風波越演越烈,「那時,暴風大作,裂山碎石,但是,天主不在風暴中;風以後有地震,但是天主也不在地震中;地震以後有烈火,但是天主仍不在火中」;結果,雙方各執己見,僵持不下,與學生多年的合作關係竟陷入僵局,在走廊碰面也只有尷尬的迴避。

信仰是與天主交往的累積,和天主的關係不是一朝一夕建立的,能慢慢沉澱為一種依恃與覺醒:無論遇到什麼,記得將困難帶到天主面前。在祈禱中徵詢天主的意見,如果耶穌在相同的處境會怎麼做?我就是死要面子,當固執在某個想法上,認為是學生無理取鬧,就看不見其他的事物。一個多月來,劇本被修改過無數次,怎樣修改也覺得有瑕疵,每天午膳、放學時間都馬不停蹄地排練,怎樣綵排也好像不夠。我不但沒有讚賞學生的努力,反而只有批評,我沒有聆聽及尊重他們的感受,他們感到被誤解,不被信任,感到委屈、難過。而更重要是,我忘記了聖誕劇的真正目的:就是讓人與天主相遇!而我現在所做的,正正與這目標背道而馳。

經反覆思量後,我發覺了自己的盲點。於是,我主動跟學生道歉,承認自己說話的語氣過重,為他們帶來傷害,因為個人的執著,不察覺對方的優點、建樹的地方,也忽略了耐心的溝通。正如周守仁主教在晉牧禮分享:「沒有青年人的教會就沒有將來,只要給他們空間表達,他們是可以的。」我祈求聖神的帶領,在陪伴學生時,教我調整個人的心態。我的盲點,就是我的驕傲、惱怒及衝動。最後,烈火以後,我們彼此都願意修和,因為在天主的愛內沒有矛盾是不能化解的,因為我們都珍惜彼此的關係,都希望修補裂痕,在天主的恩寵下努力再嘗試,並一起成長。在輕微細弱的風聲,我們相擁而泣,也發現天主對我們Katso團隊更大的祝福。

經過這件事,我明白性格的盲點的確不好對付。它會趁我們放下防備時乘虛而入,攻擊我們的缺口(也許是我們曾受傷的經歷),它能瞄準我們的弱點,用很多好似很有道理、很理性的分析欺騙我們。唯有靠恆常的祈禱和天主建立親密的關係才可突破自己的盲點,若果沒有恆常的靈修和祈禱,我可能變成像法利塞人般,心硬至不知真正的問題在自己身上。

天主,我願意臣服於祢,求祢改造、轉化我,教我多去信任青年人,不要被個人的盲點所蒙蔽,求祢賜我智慧,在軟弱中靠近祢、勇往直前,去愛、去締造愛的團體,與青年同道偕行。亞孟。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Hayley Seibel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