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信仰生活

悔改之恩

作者:沈茂光

曾被邀在一個天主教研討會,討論人性尊嚴。我搜集了不少資料和數據,認真地以醫學角度去討論。可是在演講的過程中,我感覺不到觀眾的反應;在演講後的答問時間,與會者問了另一位基督新教的講者不少問題,對我這天主教徒的演講卻似乎沒有興趣。我心中充滿疑惑,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直到研討會結束之後,我突然發覺,原來自己的演講,是純醫學的討論,和信仰完全沒有關係。

我這才醒覺,自己的信仰是多麼薄弱,對教會和她的訓導的認識是多麼少,與天主的關係是多麼疏離。我讀大學時領洗,一直認為自己是天之驕子、社會精英,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這天的演講其實也不算挫敗,演講後仍得到熱烈的掌聲,論據沒有出錯,過程也算流暢,只是觀眾的冷淡令我耿耿於懷,而就是這小小的一根刺,到最後令我覺悟,原來自己是很差勁的基督徒。

我感謝邀請我演講的醫生,但我知道,只有天主才可以利用這麼平凡的事,開啟我冰冷的心,搖醒我不冷不熱和膚淺的存在,所以我更感激天主。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論和好與懺悔》清晰地告訴我們,和好主要是天父的恩賜,而基督的整個使命就是一個和好者的使命,將我們從罪惡中解救出來,並以恩寵與天主相通。這次的覺悟,我也肯定是天主採取了主動,源自耶穌尋找迷途羔羊的努力。沒有祂的主動尋找,不停的呼喚,我怎會覺悟?

教宗教導我們,「悔改」是緊連著「和好」的,我們要作出內心的改變,經由悔改的行為,在生活中結出果實,才能達成和好。所以,我必須以悔改回應。於是,從那時開始,我努力認識教會的歷史,學習教會的訓導,對教會的感情也越來越深了。從前我以為領了洗,時常祈禱,努力從事醫療服務,就已經脫去了舊人和他的罪惡,穿上新人了。不料我好像成了不潔的人,所行的正義好似染了經血的內衣,又似乾枯的葉子;我的罪惡好似狂風一般將我捲去。(參依六十四5)如果沒有天主的悔改之恩,我早已被罪的狂風,捲到不知哪裡去了。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Photo by Ismael Paramo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