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無打針不能進教會

                            柏杜雅

為配合政策要求,所有進入聖堂的人士要有疫苗通行證。信友有不同的原因,或因身體狀況,或因個人困難而不能接種三劑疫苗,堂區豈能將這些信友拒諸門外?人人都是天主的子女,天主面前人人平等,教會應該開放予任何人。對於未接種指定劑量者生活上的困苦,有些因此失去工作,尤其是教會轄下機構(醫院、學校、堂區等)的員工,教會有沒有給他們予以理解與關懷,還是只是消極地旁觀?

我有一個朋友,他有自體免疫性風濕疾病、癌症康復兼長期病患,身體虛弱得很。推廣疫苗初期,他曾徵詢醫生意見,當時醫生告誡他最好不要接種疫苗。後來政策規定未能接種者不能出入某些場所,他為了工作,寧願每星期自費做檢測,朋友都很擔心他因經常出入這些檢測中心而增加染疫風險,但他認為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依然做足防疫措施。豈料,幾個月後,政府又進一步限制未接種者的行動,不能進入街市、商場、超市,斷其糧草衣食。於是,他請求一直為他診症的兩名專科醫生寫豁免證明書,他們互相推搪,突然改口說他現在適合接種疫苗。

另外,我爸爸年近九十,曾輕微中風、有心血管疾病、哮喘、高血壓及膽固醇,老人家唯一的興趣是享受「一盅兩件」,他沒完成接種三劑疫苗就只能困在家中,連基本生活也受限,比坐牢還要痛苦,漸現抑鬱症狀,這完全是對長者心理與精神上的折磨。

我重申:我不是反對疫苗,但接種與否或接種劑量該按各人自身情況及良心的選擇,沒有人可審判別人。政策實行已有一段時間,不同堂區有不同牧民方向。遵守法律當然是市民的責任,法律是死的,人是生的,法律也不外乎人情。有些堂區防疫重要過一切,一刀切拒絕未有通行證人士進入,有些則會關顧不同人士的需要,安排有關人士在聖堂以外的地方收看直播。雖然社交距離措施放寬,全港堂區已恢復公開彌撒,但未能接種三劑疫苗的教友也不能參與實體彌撒。我甚至見過有些堂區的工作人員:「婆婆,不好意思,你沒有打針,你不能進入聖堂,請你回家看彌撒直播」。大家可否想像到,這刻被拒絕的人士會有什麼感受?「我做錯了什麼?」「我是不受歡迎嗎?」「我製造麻煩嗎?」

教會不僅是「宗教場所」,也有牧養的使命,教會應接納所有人(包括罪人),不應如法利塞人,將人分為「潔與不潔」、「罪與聖」、「打針與沒打針」、「打一針、兩針與三針」的類別。假如有慕道者渴望領洗入教,條件是「有信德,還須有針咭!」。罪人尚且可得寬赦,難道不接種三劑疫苗者就要被遺棄、被隔離?防疫固然重要,但教會也需照顧人靈的需要,否則,很多長者或病患者成了隱閉教友,他們不是染疫死,而是孤獨死、抑鬱死!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Image by Queven from Pixab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