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 · 宗教與藝術

救還是不救

劉淑愉

數星期前,有一部收視率很高的電視劇《白色強人2》,未知大家有沒有收看? 一向不是電視迷的我,也被它所吸引。 周末收看結局篇,其中一幕令我印象最為深刻:

唐明醫生是明城北醫院~心胸肺外科部門主管兼顧問醫生,他因某些原因被醫發局罰封刀半年。在這期間,一位八歲男童於停車場墮下致胸骨碎裂大量內出血,手術難度非常高,心胸肺科只有唐醫生可以應付。儘管封刀令仍未解除,他還是堅持為小朋友做手術。 手術室外聚集了很多醫生好友,他們紛紛勸諫,認為唐醫生不要因為今天救了一個小孩的生命,而可能冒著被「釘牌」的危機,而放棄了以後救無數人的生命,這又值得嗎?

一個仁心仁術的醫生,如果是你,救還是不救?  腦海中記起四年前修讀倫理神學一科,丘建峰師兄為我們講解倫理神學的三個模式,原來也可應用在這一幕:

醫生好友是傾向「效果論」(以幸福/善惡為重心),他們認為救一百個人總比救一個人的效益更大,所以勸諫唐醫生不要冒險替小孩做手術。 教會一向不接受絕對的效果論,尤其牽涉生命,因這是一個不道德的行為。 生命的開始和終結皆來自天主,人沒有權去決定。

另外一個模式是「義務論」(以對錯為重心 ),按照具體的規則要嚴格遵守,這是一種很高尚的神學模式,在現實中很難實行,因沒有人性化的考慮。 所以封刀令一出,在任何情況下,醫生不能替病人做手術,沒有例外。

在劇中,唐醫生傾向第三個模式「溫和目的論」(嘗試協調二者,以對錯為先,亦兼顧善惡)。 縱使他不是百分百有把握完成這個手術,也不想放棄每個救人的機會,這是他一向行醫堅持的信念。在封刀期操刀做手術,會有什麼後果,不是他考慮的重點。 在他眼中人人平等,就算是強姦犯或殺人犯,每人應該享有公平的就醫權利。

倫理學是判斷一個人的行為價值,面對價值有衝突時,我們應如何取捨?如何做到「義」?  我們生活在複雜的社會,每天要面對很多倫理的問題,各人自有不同的抉擇,也沒有絕對的答案。 當我們作倫理判斷的一刻,往往是憑著一個確定的良心做事。 如劇中一位醫生在手術前問唐醫生:「你真的不會後悔一輩子? 」他定睛很肯定的回答:「我不進去, 病人死在手術床上,我才會後悔一輩子。」就憑著這個確定的良心,他終於拯救了一個瀕死邊緣的人。 確定及成熟的良心(內心的一把聲音/內心的價值)是需要培育。 作為教友,幸運地我們可以透過聖經、聖傳和教會訓導作為基礎/核心,幫助我們辨別這把聲音更加清晰。 面對不同的處境和挑戰,我們應多思考多實踐,好使作出一個較「義」且一貫性的倫理判斷,最終能為人們帶來幸福。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Image by marionbrun from Pixabay 

One thought on “救還是不救

  1. 我的反省,有點不同,但同是三個模式。
    第一,效果論,做手術就釘牌,而且也不是百分之百成功,所以不值得做。
    第二,義務論,做醫生就是要救人,這是醫生的義務,釘牌與否不是考慮。
    第三,溫和目的論,平衡一切考慮,應該忍手唔做手術,讓其他人去救佢。
    唐明是揀了更高尚的義務論,所以才牽起咁大的衝擊,絕對不是溫和之道。這衝擊掌摑那些重功利的效果論者,更帶出犧牲自己的救人精神,為救一人而令自己無得再做醫生去救人,你會嗎?這就好像耶穌一樣,為救罪人而去釘十字架,你會嗎?伯多祿說,耶穌你不可。但耶穌卻叫伯多祿背後的撒旦走開,因為佢阻礙耶穌承行天父的旨意,天父的旨意想人人都得救,包括罪人。這更高尚的路就是窄門,進天國的窄門。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