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信仰生活

宗教科老師

很多年前,某校的宗教氣氛十分濃厚,很多學生都熱心參與校園的宗教活動。

宗教科老師功不可沒,他的講課生動活潑,令學生聽得津津樂道,他在課堂中會與我們分享他的崇高價值觀,又如何在生活中實踐。每個學生都很喜歡上他的課,也很尊敬他。

有一天,身為學生的我,竟然有機會參與某宗教活動的籌備會議,於是與一眾與會的學生,懷著興奮心情坐定定等侯主席——宗教科老師的出現。

會議原本四點開始,但等了十分鐘還未到,席上的老師叫大家再等一會。終於,再過十分鐘後主席進來了。他板起了臉,收起平日在課堂上的笑容,一聲不響的坐下,把手上的書本拍在桌上。那一響,不算很大聲,但已令全場鴉雀無聲。

我從來都未見過他板起面孔的樣子,大家都感覺到氣氛很不妥,我與對面的同學打了個眼色,那同學向我皺一皺眉,好像叮囑我安份點,醒少少。我感到有鼓恐懼籠罩全場。

他開口講話了,沒有客套的開場白,單刀直入地說:「今次的會議要商討的事項,我已經想好了 ⋯⋯(下刪一千字內容)⋯⋯大家有無異議?」當中的內容細節,我沒有聽清楚,但看見他一副沒有商量餘地的態度,我只聽到那弦外之音:「我說的就是」「你們別打岔」。

年少無知的我,真的不能接受,煞有介事的叫學生來開會,竟然一切早已有定案嗎?我們這班學生的出席到底是為了什麼?全程一言堂,那是什麼的會議?為何連其他老師都低頭不語?

從其他老師的反應,我猜想他們已司空見慣。憤青心中瞬間湧現很多疑惑和不滿,腦海中浮現起我看過的一幅相,是那位宗教科老師年輕時拍的,照片中的他虔誠地低下頭跪在十字架前禱告——我曾是多麼的敬重他,景仰他,那曉得他的另一面是⋯⋯

還是學生的我,很容易的把表樣好的老師當作明星偶像般喜歡—— 那刻,看見老師的真面目,我按耐不住,冷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全場望住了我,我看見宗教科老師瞪大雙眼厲著對我說:「我邊講你邊笑,你有什麼不滿可以離開!」

我知道自己衝禍了。「沒什麼!沒什麼!」我慌忙的回答著,竟一時間想不出什麼藉口來。旁邊的老師了解我性格,急忙幫我開脫說:「他平時上堂都是笑笑口的,千萬別放在心上。」。幫我的老師其實在學校很得高望重,但此刻我感覺到他心中也是戰戰兢兢的。

危機過後,會議也匆匆完結了,從此我再沒有聽過宗教科有邀請學生參與會議。而膚淺的我對這位老師的美好印象,就好像肥皂泡般一碰即破,但同時也讓我恍然大悟:過去充滿真善美愛的宗教活動,背後竟是如此刀光劍影的。

相隔多年,這一幕依然記憶尤新。現在回想,我猜測可能主席也是逼不得已要開那場會議,故此打從一開始就已經一肚氣。更何況,無論我們信主多久多深,都只努力邁向天國的人,大家都是學習中,好應該互相包容,對吧?不過,十幾歲的反叛青年又豈能理解?直至長大了,自己也同樣遇過對於應該要做的事或不應該做的事有心無力,才學懂多一點體諒。

現在我常以此事為鑑,若自己力有不遞,會顧此失彼,則修務愛德謙德,比為天主成就豐功偉業更為重要。

「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格林多前書13章1節)

活出愛,才是最堅實的福傳。

鵪鶉蛋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