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默觀由來的臆測

  有一個主日,當我唸着聖詠第九十二篇,這首安息日的聖詠,我聯想起牟敦的一段書,然後想起默觀這回事。牟敦在《隱修士牟敦悟禪》第十四章,提供了一些在俗世中過多一點默觀生活的可行方案,其中他提醒了我:主日是個默觀的日子。這令我猜想,主日的前身是安息日,默觀是從安息日而來。

  沿此臆測,我繼續想安息日與默觀的關聯。為何默觀常與行動相對呢?我想有其安息日的特質。我想,安息日不是從受造物裡與天主交往的日子,安息日是停止與受造物營營役役打交道,而直接與天主共融的日子。這是欣賞受造物的一天,享受天主創造工程的一天。而更重要,這是重申天主比其他一切更重要的一天。

上主,你既以你的化工使我喜悅,我就因你雙手的一切工程歡樂。上主,你的工程是多麼偉大微妙,你的計劃是多麼神秘玄奧!(詠92:5-6)

上主,惟有你永遠是至尊至高。(詠92:9)

  而在隱修院中,根據聖本篤的規定,主日是停止工作的日子,也是整天專心讀經和祈禱的日子。在主日這個默觀的日子,隱修士是在讀經和祈禱中與主共融。

  所以,我想默觀和安息日有些地方很相似。停止過份的活動、從受造物的交往中轉向造物主、承認天主的超越性、專注與天主共融。這些相似令我猜想,默觀是從安息日而來。

作者:小德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