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 · 信仰生活

我想領聖血

很久未領過聖血。

也許在疫情之下,大家都想不到什麼辧法,能夠既安全又能恭敬地領聖血。有些基督新教教會,會用獨立小膠杯式盛載聖血,再分派給教友。這方法,天主教大概不會採用吧。於是,我們在這段抗疫的日子都只能領聖體(甚至神領)。試想想,以色列人在出埃及前一天,若果只能吃羔羊,而沒有羊血讓他們塗在門框上,那會怎麼樣呢?我們既然相信聖體聖血是主耶穌真實的肉和血,而不單純是紀念,那麼領聖血就不可能是可有可無的事。如果我們告訴人,聖體聖血是那麼重要,就好應該給點力想辦法去解決,那怕是天馬行空的!

我絞盡腦汁,想到幾個方案:

  1. 回復口領聖體,照舊由神父向教友分施蘸了聖血的聖體,只是移師室外:教友一列排開,各人保持1.5米距離,神父則要走到每人面前送上蘸了聖血的聖體。若堂區太細,地點可以在沙灘、公園⋯⋯現在取消了限聚令嘛!即使在限聚令的日子,也可分批進行吧?
  2. 若嫌大風會把病毒吹散反而容易感染,可以叫教友自備電單車頭盔,全罩式那種,神父來到時先拉起visor,再拉下口罩。攪掂!
  3. 模仿進行核酸測試的社區檢測站:送聖體員穿上保護衣坐在帳幕內,教友則等叫號碼進內,口領蘸了聖血的聖體。
  4. 製作能短暫盛裝聖血的杯型糖膠,領過聖血後,再吃掉它!若果教友戒糖,可以用無糖的大菜糕代替。(膠杯烹煮方法有待研究)

可能褻瀆聖體的罪名實在大得不能承擔,延誤彌撒或令教友無所適從的創新領聖體方法更加不是容易推行。但是,為了領聖血,在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又有何不可呢?我的方法不切實際?那不妨集思廣益啊!

幸好,防疫措施終於逐步取消了,我們有望一切可以回復正常,不用勞師動眾、挑戰傳統。但是,假使在日後還有風雨飄搖的日子,我希望,在不違反一些大原則下,不怕麻煩又願意冒險的教友仍然有途徑領聖體聖血吧!

只要不怕煩,it is possible!

鵪鶉蛋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Image by Dadion Gomez from Pixab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