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韋僑醫生(下):抑鬱症的「另類」治療

續上篇

treatment(除了記者發問,還有其他聽眾發問如下)

問:講到血清素失衡,為何會如此?是否飲食習慣不當導致?又會否有些飲食有助?
曾:好問題。因為有很多人都這樣看,甚至營養師也是。但其實不是,血清素本身在血液中。當然有些食物也有,例如香蕉或朱古力,若你每日食幾公斤香蕉,但算數了,因為食了不等如可上腦。因為現在是說腦細胞功能亂了,導致腦細胞與腦細胞之間,傳導血清素失衡。並不是腦細胞內完全沒有血清素。所以現在的抗抑鬱藥,是令腦細胞功能恢復正常糾正血清素傳送,令情緒穩定。食什麼食物有效,真的不敢說。食幾公斤香蕉只多了血清素,但卻改變不了腦細胞失衡,這是長期壓力導致。精神科沒有食療方案。但中文大學中醫部的確有藥物食了易入睡,有效。港大亦研究用針灸令血清素傳達好些,亦是有效。

問:交感神經不平衡導致抑鬱,那麼,靜觀是否有效治療抑鬱?
曾:說交感失衡導致抑鬱,現在不這麼簡單看。重點是腦,尤其是腦的前葉,出了問題功能失調,導致抑鬱。靜觀對治療抑鬱是有成效的,有做的人復發率減半。但要病者去做,卻不是家人做。問題是能否帶患者去嘗試。迫又不能迫,若沒有動機便很難。

問:治療方法,你列出心理方面只有行為模式和靜觀,但其實心理治療有很多門派,為何只列這兩種?
曾:我只是說出主流方法。心理治療有很多門派,這二三十年主流是認知行為治療,因為有實證支持,證明有效。靜觀認知治療也是一樣。選擇哪種治療,要看每個案的情況而定,若個案是因家庭問題而引致抑鬱,可能家庭治療會有效。要看每個案,要拆解這些影響病情的因素。

mindfulness

靜觀與抑鬱症

問:靜觀或正念怎樣幫助抑鬱治療?
曾:靜觀是跨宗教界別,不是純宗教,可以作心理或醫學應用。有意識放空腦袋、不思考、不加批判、留意此刻而產生的覺察力等,這樣可培養自我了解、智慧及慈愛。這方法由Jon Kabat-Zinn 1979年開始在美國麻省理工醫學院帶領研究用靜觀進行減壓治療。若沒有他,現在醫學科研不會用這靜觀,其他人亦會懷疑,做了靜觀就真的可以醫病?所以他真的很重要。

問:現實怎樣運用?
曾:現實運用上,靜觀是觀察思想、情緒、身體、感覺、行為。其實每件事反應都有這幾樣。例如我喜歡吃好東西,身體感覺放鬆。相反,若遇上有些事看法不同,很討厭,可能會不高興,心也覺壓著。思想、情緒、身體、感覺、行為都在對外界反應。但我們又是否知這些反應?多數不知。現實生活通常一心幾用,現實是這樣,也沒有辦法。但若看東西速度很快,會怎樣?會越急,越緊張,身心反應不同,心跳加速。樣樣都快,會不清楚不清晰。我們可否慢活呢?可惜慣了快,慢不下來。靜觀是觀察自己,我們心的慣性很大,如慣了快,要放慢是要學一段時間的,我們的心身連繫,是很近,很緊密。大家現在想像酸的東西,便會立刻有這感覺。當想像很驚的東西,血壓立刻上升。心身是很連繫,雖然未必覺察。慣性也一樣,慣了的東西,未必很覺察,但可能很影響日常生活。

問:可否舉例?
曾:例如家長當聽到學校打電話來,會怎想?多數會覺得是壞事,但應不能說百分百。這些慣性在生活中,是很重要,尤其是對人的愛惡,很影響日常生活。若你不喜歡某人,他對你笑,你可能會覺得他笑得很奸。如這些情況落在情緒不穩的人當中,會很易影響他。事情在現實中,未必是這樣,但落入慣性的框框,看事物可能便成為偏執的角度。你不喜歡的人,當你氣他,他的其他不是,也會出現。但若能返回當下這刻,便不會有這情況。見過一些病人,和父母一起來見我,一坐下,父母便立刻罵他,但其實他沒有做什麼。人每刻都在變化,但我們卻看為不變。心的慣性,時常不知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慣性,忙,便不知自己想做什麼,想去哪裡。例如帶狗散步,狗就很高興,但自己卻想很多其他事,便忘卻自己做什麼。生活中,心有慣性、價值觀,看事角度,形成不同壓力。同一件事,不同人不同壓力。例如有人高考5A,卻來看抑鬱病,因為他想要有9個A,他跌下思考陷阱。

問:身體會有何反應?
曾:都市生活必定有壓力,有想法。身體訊號出現在情緒上,感到壓力,會導致頭痛心跳、便秘、思想混亂、難集中精神、難下決定、不願見人、不運動、不想處理事,食多了甜東西,吃多了東西或不吃、易怒、情緒波動。靜觀很多時看身體感覺,思想很複雜會帶我們迷失,但身體感覺卻容易觀察,身體作為橋樑,回到當下。思想會帶我們進入故事,形成壓力。但少壓力便懶,壓力適中是好,通常要看什麼時候支持不住,要去到最後才願意停下來。身體的反應,是要去到胃很痛,要看醫生才願意停,但其實由有壓力到胃真的痛,已經是很長的過程,這過程很多時是不知不覺。例如有人看精神科,說十年都睡不到,才來看醫生。為何要這麼久?到最後不能支持才看醫生,也看到自己對身體覺察有多少。

問:現代人好像多了壓力抑鬱,為什麼?
曾:現今生活壓力和遠古不同。古時,天災猛獸,壓力來得快去得快。現在壓力是長期的,例如供樓、教養小孩、與家人關係,大部分屬於長期的。這些長期壓力,一直不理會,身體便會長期受苦。若做靜觀便能覺察,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態。像溫水煮蛙,慢慢地,心臟病、血壓高各種病都有。做靜觀便能使我們知覺自己的行為,了解自己性格及行為模式。靜觀治療,現在不單止治療壓力,在美國也給痛症病人或失眠病人用。近三十年,這方法由東方傳給西方,再由西方傳回東方。

問:我們如何去平衡身心呢?
曾:觀察身體。生活中有工作、娛樂、休息、社交,工作忙便先放棄休息及娛樂。生活圈便越來越只剩工作,burnout時,身心都有反應,不只情緒。若只有工作,便了無生趣,所以,工作、娛樂、休息、社交要平衡。靜觀幫助我們看回現在情況。當靜觀幫助我們可以停下來,看法便可能不同。

—— 訪問完 ——

下一篇:《當神父也得抑鬱症》書籍介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