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更好的學習,端正自己的學習態度」——訪問內地同學陳神父

 

上一頁(8/9) 主頁

801

我們訪問了一位神學文憑課程畢業生——內地的陳神父。

記:香港的課程怎會吸引內地的同學呢?

陳神父:對於在內地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麼有系統的培育的平信徒,這課程是唯一的,自然就有很好的吸引力。不過,這樣的課程在一般情況下,在內地可能只有神父、修女、修士會去選擇。因為他們有一定的神學基礎,可以更完善地補充自己的神學知識,系統化地去疏理自己的信仰。

這課程對神父、修女、修士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雖然這幾年,不論在地上或地下教會,在師資的發展上,都有進步和完善,但是這麼有系統的、全面的課程,對神學的普及、對牧靈上實踐性的指示,真的是很少。

記:身處內地,怎樣認識到香港的遙距課程?

陳神父:我是在堂區服務的本堂神父。在堂區工作,雖然變化性很大,沒有穩定的工作環境、生活方式,比較不太安定,但我接觸到本地的修女,是她給我推薦的。

記:為什麼會報讀這個課程呢?

陳神父:想自己總是在工作,沒有學習,就沒有進步。雖然在牧靈上有實際經驗,但是和新一代的教友接觸,也需要不斷的充實自己,督促自己更好地去學習,所以選擇了這個課程。

記:內地對教友的培育是不是很缺乏?

陳神父:確實是很缺乏。雖然近十幾年來,內地的神父、修女、修士在外面也接受了一些培育,回來也可以有系統地作出指導,但對教友信仰上的培育,從文革到現在,教會總是在經歷著大小不同的限制,很多時候不能正確地發展,人力上沒有更好的培育,人材上也沒有更多的發展。

還有,很多教友的觀念,就是要救靈魂、愛天主,要做的就是祈禱、唸經、望彌撒,這就是他們的信仰生活。從來在他們的意識當中,不曾有過要學習神學,幫助自己去福傳,幫助自己在教會中活出信仰——他們從來就沒有這樣的概念。

所以在內地的教友培育,不僅是課程資料上的匱乏,更加要喚醒大陸教友,在對神學的渴望上,在學習的態度上,應該有更大的追求。

記:您對課程有什麼意見呢?

陳神父:我很喜歡!很好!在神學的培育上,這課程很完善,有一些課題在修院裡也不曾讀過,所以我很感興趣。這課程對我過去的神學培育,有很完整的補充、紮實。但畢竟是遙距課程,有些地方也是不能滿全的。從現在的時代性,培育、福傳、牧靈,是應該以網絡平台做更多的工作的,這是很好的窗口,面向社會、面向大眾的一個方向。但是在實質上的學習,我更喜歡和老師有面對面的交流、探討。在網絡上雖然與老師也有溝通,但畢竟有局限性。

記:您對課程的總考有什麼意見呢?

陳神父:總考比較嚴格、複雜,不是容易的事。但是我們考試的時候,看見校長、老師,他們真的是一個家庭的人,很和藹、很親切。所以在考試的時候,沒有特別的壓力,能夠讓我將學到的東西、體會到的東西,自由地表達。對考題的看法,以及實際的牧靈經驗,都可以在考試當中,和老師訴說交流,很好的!從學生的角度,感受就是這總考,不是我想像的那麼刻板式的考試,不是那樣的!

記:對這個課程,有什麼心得、感受想分享呢?

陳神父:在四年當中,我很滿意的事情,就是我堅持這樣的學習。因為在堂區也有很多牧靈的工作、教友的問題、環境的壓力等,很多事要處理,但是我堅持了。我很喜歡完成了這很完整的學習!

另外我特別感受到學海無涯,越學習越發現自己的匱乏。雖然在修院裡也接受了八年的培育,可是當我再次學習的時候,卻發現有更多的知識、更多的神學、更多的東西我不知道,我需要更好的學習,端正自己的學習態度。

記:讀完課程,有沒有進一步的計劃?

陳神父:我特別想更多地去學習,充實自己的信仰,也幫助自己在工作中,去服務、輔導教友。希望我們的修院,可以給我提供機會,或者一個平台,讓我能夠更好地在天主內去學習,活出自己的信仰,幫助別人,從理性的探討,去認識天主。

記:有沒有想補充的,或其他想和讀者分享的呢?

陳神父:在內地,天主與我們同在,給我們很多的恩寵。但是,從客觀的角度來看,在神學的深入實在太匱乏了。我深深感受到,以前的信仰都是老一輩給我們傳下來的,傳給我們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我們就生活什麼,沒有理性的思辨。現在我越來越發現,人是靈魂和肉身的結合,當我們去認識天主、事奉天主,必須有理性的參與;也可以體會到,理性與信仰是飛向天主的兩個翅膀。

中國大陸在外在環境及師資的匱乏上,實在有很大的空白和缺欠。讓我們在祈禱當中,一起來懇求天主,讓中國這麼多的信徒、那麼多沒有信仰的兄弟姊妹,透過理性的學習和認識,建設一個更時代性的平台,讓更多人加入教會,深入信仰的深處,去認識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