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而立——丘建峰先生分享編寫教材的感受

上一頁(4/9) 主頁 下一頁(6/9)

402

神學文憑/普及課程還在籌備階段時,主持會議的蔡惠民神父很認真地說:「我們辦這個課程,每一科都要配有正式的課本。」我忍不住說:「每一科?那開辦四年的課程,每年十科,合共要出版四十本書?」「對呀﹗﹗」

當時唯唯諾諾,可心中覺得這是近乎瘋狂的念頭。一年出版十本教材,每本十萬字,雖說當中也有十來科,已有齊備的內容,但出版可不是說有文字有內容就可以,文稿只是重要的一環,卻不是全部。因此,當時的心態是「拚一把吧」,大家都打算出版不了,就用筆記的方式代替,往後再出版。

萬萬想不到,最後每一科開課時,都有書可用,四十科過去,四十本書同步完成。雖然自己有份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但事情發生時,還是有如夢似幻的感覺。

403

要談阻滯艱難,真是沒完沒了。文稿寫不起來,甩稿,編輯不順利,閱稿的教授遲遲不發回來,印刷有阻滯…..現在回想,全又都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印象中,最驚險剌激的是《新約導論》,要兩個月內寫起全書,當時真的趕了個沒完沒了。

我自己主要是負責編寫的部分,要說感受,就是在編寫的過程裡,深深感到天主教信仰的一貫性。科目雖然各有不同,實質是互相呼應,一切都是有關連的,這也算是能夠寫得切的原因,因為根源相同,一直寫下去,就有熟手的可能。如果每一本書都是全新的課題,誰也做不到這麼短時間,探究這麼多問題。

四年完成了四十本,這是一個根本,卻不算是結局。期盼在未來的日子,以這四十本書作為基礎,可以修訂得更好,並引發更多人就神學教育的工作,寫更多的書。

閱讀更多: 丘建峰「普及神學教材系列」完成出版有感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