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 · 聖經 · 靈修 · 信仰生活

聖週隨想 2021 ~ 給新生子女的小禮物

去年為我再次成為代父,這文章也算是作為父親的對新生子女的分享,奢望能如保祿一樣跟「自己的孩子」說:我從基督領受的,我也完完全全地給你們了。 小時候一直以為復活節就是一天,還要問神父參加了週六晚的彌撒,接着的主日還要參加嗎?重要的是沒參加是不是要告解!年青時真的比較直率也比較善於「爭取權利」( 一笑)香港教區為了讓教友能有機會好好體會、慶祝我們信仰的核心,一直宣導聖週的慶祝自基督榮進耶路撒冷(苦難主日)開始,連續八天到復活主日。這八天之前是我們準備和懺悔的四旬期,而聖週之後是五十天的復活期,一直到五旬節即聖神降臨的日子。所以恩保德神父常說:復活為信仰太重要,所以教會以100天(四旬期40天 + 聖週8天 + 復活期50天)來慶祝,讓教友們每年都有三分之一的生活在基督復活的慶典中。 聖週聖道禮由依撒意亞先知書天主僕人的詩歌開始,一直貫穿到基督復活主日。這讀經在甲乙丙年都一樣,不會轉換。天主僕人的詩歌雖收錄於依撒意亞先知書中,但有學者認為這部份該為獨立的詩篇。四篇詩歌散落在依撒意亞先知書的四十二、四十九、五十、五十二~五十三章中。這詩歌道出了僕人的身份、使命及這僕人與依撒意亞先知書中的其他僕人有何不同。[1] 在這詩歌後的讀經二是聖保祿至斐理伯人書第二章,講出這僕人—降生成人的基督—是因着謙遜聽命而贏得天父賜予一個上天、地上和地下一切聽到都得屈膝叩拜的名字。接着就是三部對觀福音按禮儀年選讀關於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及苦難的記述。到逾越節三日慶典的福音選讀,如聖週四主的晚餐時,便會是以若望福音為主;而且要到聖週六復活主日夜間感恩祭時才再恢復到按禮儀年選讀對觀福音的安排。這固然是因為聖週四的感恩祭在傳統上是一直延續至聖週六,當中並無其他感恩祭;也因此聖週四感恩祭在共融禮後並無派遣禮,而是以恭移聖體作結,因為耶穌被出賣而囚在大司祭處—新郎從我們當中被搶走。這三日的感恩祭一氣呵成地走到耶穌復活,也是我們各人得到聖神初果的關鍵。為我在這福音的安排就像從對觀福音相對的敍述的情景進入到若望福音的神學反省中一樣。 到了聖週六的讀經,我們一起從創世紀天主創造萬物和人類開始,到信德之父亞巴郎因聽命而祭献獨生子(天主的羔羊)且立定了與天主的盟約,其後選民在梅瑟的帶領下逃離為奴之地,經過紅海(聖洗的預像)出死入生。天主藉先知(依撒意亞)之口說出了選民雖然不忠,但天主仍以仁慈對待選民且定立了新的和平盟約。天主更邀請各人到他的水泉以獲得不用錢的永生之水和永生之糧。天主以先知(巴路克先知)的口指出唯有遵守天主誡命的人才能得到生命。因着選民的叛逆與褻瀆而不能留在福地,但天主要以一顆新的心讓選民重生,且把自己的神傾注在選民身上,使選民能遵守天主的誡命而能長留(天國)福地。七篇舊約讀經後,信友以喜悅之情大聲地唱出光榮頌,且光開始在祭台上出現(祭台燭光開始點燃)。讀經進入新約,選讀為正典中保祿書信的第一封致羅馬人書。所闡明的是我們在基督的死而復活中如何與他結合,且因着他我們如何獲得永生進入永恆的福地—天國。 在基督復活的興奮中信友高唱已四十天沒有機會高唱的阿肋路亞後,福音再回到按禮儀年的對觀福音選讀有關耶穌復活的那天清晨,有關婦女們到墳墓的記述。緊接着就是慕道者的入門聖事及共融禮。 不過,我們再往復活節日間禮儀去看,福音仍是一週的第一天清晨的記述,但是是來自於若望福音。這一段是少數四部福音均有記載的耶穌事蹟。當然,教會也讓每個團體在日間彌撒有另一個福音選擇—路加福音的厄瑪烏記述,讓教友們聽聽復活的耶穌對自己復活的意義的講解。也讓我們知道當復活主走近時,我們的心會火熱。還有啟示我們當各人復活時,我們對彼此的認識不再是我們的軀殼(…他們的眼睛卻被蒙蔽住了,以致認不出耶穌來。(路 24:16)) 而是我們曾經一起的經歷(…耶穌…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路 24:30-31)) 教會為信友慶祝復活而精心安排的聖道禮與聖體聖血一同讓我們在相聚時不單能在享受地若天地預嚐天國的甘怡,更能穿越時空,在主內與主一起從創世到降臨再死而復活直到這末世。我們既在不同的時代卻在同一時空中與主相遇、與主同生。 ~路易 [1] 劉賽眉 滿而溢,「上主僕人的詩歌」神學論集第15期 (1973)

禮儀 · 時事

禮成詠是否彌撒的一部分?

[上星期六(14/9)聖文德堂提前彌撒中,最後以「願榮光歸香港」作禮成詠,引來不少議論。今天(19/9)教區發出指引,指做法不適當,而對於教區的說明,本文作者在其臉書上對此有所討論,我們徵得作者同意,轉載於此。] 靚仔 看完今天的主教公署秘書長辦公處通告,就收到幾位朋友的詢問,其實作為學術討論,我覺得相當有意思。 我基本上對李神父所引用的文件絕無異議,甚至我可以認同他的立論,社運歌曲在一般情況下並不適用於聖祭禮儀。 但問題是禮成詠究竟算不算是聖祭禮儀或是感恩祭的一部份呢?如果不算,咁成個立論又是否有問題呢?因為個通告不是說不應該唱那首歌,而是不應該在彌撒中唱那首歌。 那讓我們看看《羅馬彌撒經書總論》GIRM#46,當中列明進堂詠是進堂式的一部份,可是在#90中禮成式的組成部份並不包括禮成詠,那麼禮成詠算不算是彌撒的組成部份呢?如果不算,咁通告的立論便不穩固了。 當然,另一個問題是如何界定「社運歌曲」,還是這首《願榮光歸於香港》可界定為「愛港歌曲」?因為在歐美國家的教會,在獨立日或國慶日的彌撒中唱她們國家的「愛國歌曲」並非不常見,那麼類比地推論,此曲又是否完全不可在彌撒中詠唱? 以上的討論完全是禮儀學術層面的討論,並不牽涉政治爭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