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 · 靈修 · Uncategorized · 天主教活動 · 信仰生活

聽,主在門前

~路易 今天開始逾越三日慶典,亦是疫情下第二次的復活慶典。 經過了四十天的守齋及反省,耶穌基督在往耶路撒冷走上他在世生命的最後日子,也是他救贖工程的高𡶶。在週六的晚課開始時我們就與基督同歷他的復活的光榮。 信友在平日若有頌唸玫瑰經的習慣,應該在過去的四十天有很多感受,因為除痛苦五端外,無論談及基督的降生、宣教及光榮的時候,心情都與我們在四十天默想基督的苦難不太一致。但這為筆者正是教會禮儀安排的巧妙及美。在默想基督苦難的同時頌唸歡喜三端《耶穌誕生》,那是多具體地經驗天主的愛!基督無時無刻都在經歷他的救世工程,而今日的信眾遠比當天在耶路撒冷的幸運。因為我們知道更多在那苦難後的榮耀,同時也更深刻體會及反思主在他的大能下救贖我們而選擇一條這麼痛苦的途徑,只為一事—-顯出他對我們無限的愛情。萬軍的上主不以強勢、不以軍旅、不以脅迫、不用利誘,卻在他的受造物中屈尊就卑降生成人,為贏得我們眾人。為滿全愛他保留了我們的自由意志,讓我們選擇。他的獨生子背着我們的罪走上了十字架。 我們在復活中不要只念記着苦難的哀痛,同時應感恩且在得救中把歡樂和關愛送到身邊的每一位我們接觸到的天父子女。 願主保守我們,在困難的日子垂顧我們。讓我們與聖母一起祈求主的旨意在我們身上承行,使普世得到真光。亞孟

禮儀 · 宗教與藝術 · 信仰Q&A

彌撒冷知識

~ 路易 在彌撒中有些非常有趣的現象。很多會眾甚至輔禮人員都會在主祭躹躬時有的也躹沒的也躹,想到便躹。另一方面當主祭請大家「看」被擘開的基督的時候會眾和輔禮人員卻又低頭,對那邀請的「看」似乎並不想看。信眾在參與彌撒時對天主的熱心和恭敬是不容置疑的,但該等動作到底所為何是,大家亦應理解。今次分享一些彌撒的冷知識。 這裡由天主教禮儀傳統開始。天主教會內的感恩祭禮儀傳統有超過二十種,主要傳統包括東敍利亞的亞戴馬穆感恩經、安提約基亞/拜占廷的金口若望感恩經、亞歷山卓的聖瑪爾谷感恩經、羅馬感恩經、Gallican(高盧)、Mozarabic(西班牙)及Ambrosian(米蘭),在香港港教區我們主要根據羅馬感恩經。羅馬感恩經的其中一個特色是「簡」。所謂大樂必易,大禮必簡[1]。所以在羅馬感恩經中信眾和主祭原則上動作非常少和直接。縱使是在祝聖司鐸及主教時禮儀中也只有宣讀宗座任命狀、覆福音書、受禮者五體投地、主教按手等,再沒有其他多加的儀式。所以,在感恩祭中過多的躹躬和動作是不宜的。 由於本堂區是彌撒中心而又因疫情,很多禮儀進行形式已與原來有所差距。比如,進堂時,一般情況下輔禮人員會跟隨輔祭等在十字架的引領下進入聖堂。這是彌撒的第一次遊行,所有輔禮人員會隨隊伍步至祭台前向祭台躹躬;在我們彌撒中心就是當主祭到祭台前未上階梯之前的躹躬。當主祭到祭台上向祭台敬禮親吻之時,主祭並非向信眾行禮,但很多領讀經的兄弟姊妹便熱心地向祭台行禮。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早期教會特別是教難時期,團體是有在去世聖人的棺槨上舉行感恩祭的傳統。及後許多歐洲的祭台上是嵌有聖人的聖髑,主祭對祭台的親吻和躹躬事實上是向着祭台聖髑或棺槨中的聖人的致敬。所以信眾肅立則可。 前面提到另一有趣現象是當主祭在擘餅後舉揚聖體時說:「請看天主的羔羊!請看除免世罪者!蒙召來參與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有的信友會低頭。這事恩保德神父多年前亦曾提問過,為何主祭請大家「看」的時候,大家卻低頭?明白信眾對基督體血的敬愛而不忍直視為我們罪人傾流的體血,但是,感恩祭是一個主祭與信眾聯合的祈禱。主祭在祭台上的每一句話既是對天主聖三也是對會眾說的。主祭邀請我們參與的會眾「看」,就正如我們的主保聖若翰要他的門徒看那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一樣,我們不單要觀望還要找到主且與他住下,住下在我們的心中。這也是另一位神長吳新豪神父的建言:感恩祭是會眾與主祭一起的祈禱,所以祭禮中的對答都是主祭與會眾的唱和。一個流暢的感恩祭應該除了禱聲及歌聲外,不需要其他的指引或對答,領經只是提場,不宜蓋過會眾。因此,筆者認為當擘開為我們而死的基督聖體被舉揚時,我們回應主祭的「請看」是較合適的。因為主也因救贖而復活了,我們要同他一起戰勝魔鬼共活於永生。 祝各位安康! [1] 樂記。樂論

禮儀 · 靈修 · Uncategorized · 信仰生活

我們如今代基督請求你們: 與天主和好吧!

~ 路易 文章與各弟兄姊妹見面時,應該就是四旬期的開始。題目來自聖保祿宗徒至格林多人後書(5:20),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這也是2020年教宗方濟各四旬期文告的副題[1]。 正如教宗方濟各在文告的第一句就提到:四旬期是一段恩寵的時期。天主賜予我們這時期讓我們好能以煥然一新的心來準備耶穌基督死亡與復活的偉大奧蹟。不過,筆者自小聽到四旬期(以往稱作封齋期)第一件想到的就是告解。這又是把去年甚至多年來的「醜事」重新向一位坐在屏風後的老人家(請注意,本堂主任司鐸只是資格老!)多加潤飾後述說一篇的動作。多年來都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每次告的罪都差不多,自己都有點煩。於是向當時的神師請教,到底這樣的修和是否在欺騙天主?又是否有效? 修和的有效性由天主的慈悲出發,不容置疑。當然,至少在修和當下我們該有決心離開我們所犯的罪,因為這不單使我們失去救恩,更重要的是我們得罪了那一直深愛我們且應該得到我們以全部的愛回報的天父(英文懺悔經文)。而就重覆在同一事上跌倒,神師的回答非常妙:「如果你這一直以來的修和,每次的罪都不一樣,那我可真要擔心你!那可能代表你精神異常或者你真的是對犯罪非常有興趣,且是對各種罪都有興趣!」的確,我們的軟弱都應該有一個個人性,誠如倫理學中教授提及:每個人的罪及軟弱都是度身訂造的。為甲是非常具誘惑並容易跌倒的事,為乙來說看似不值一提甚至荒謬。教授提到他所輔導的一位女士常犯偷竊。她家境富裕,而她所犯的情境都是司機載她至某大超市後犯下的。重要的是她每次偷的都是厠紙,十卷裝的厠紙!試想,有哪一位可以在商鋪把這樣的貨品安然偷出?所以她屢次被捉,其後家人當然委托司機代為處理。但教授後好奇為何要偷這樣的厠紙?那女士答回問教授: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這也能偷出是否一種成就?在你我看來也許對偷竊的感覺就不大,就是偷也不會「向難度挑戰」。但那女士卻是不能自拔地一犯再犯。 所以慈愛的天父一直都清楚我們每人的弱點,他從來沒有因此而離棄我們,反而賜下自己的獨生子為救我們從罪惡中回到他的身邊。我們的一切都來自天父,甚至是我們自由的意志。這自由意志是我們唯一可以奉献於主的祭品,特別是當我們選擇抗拒誘惑時。教會提倡以四旬期來稱呼預備逾越奧蹟的日子並不是要貶低守齋克己的意義,而是在我們克勝自己的時候讓我們從罪與誘惑的蒙蔽中解放,得見天主的慈愛及真正的我──按天主的肖像所創造的人。在這感動中把這愛與身邊的人分享。 有神長曾指出,若我們一直在同一的罪上跌倒卻能堅持在跌倒後從修和中找到力量和救贖,縱使到末日前一刻仍未完全與某罪切斷,至少我們多了堅持的聖德。 主內  共勉 [1] https://www.vatican.va/content/francesco/zh_tw/messages/lent/documents/papa-francesco_20191007_messaggio-quaresima2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