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宗教的慰藉

原著名稱打正旗幟,是寫給無神論者的。我不禁疑問,世間真有純粹的無神論者嗎?有時更多是不可知論者。有神無神的觀念可以十分深奧、抽象,亦與聲稱自己是無神論者的心態及定義密不可分。不用擔心,此書不是跟大家研究這課題,記得嗎?他的重點在「應用」,即換個角度看,他在給大家建議,宗教信仰有什麼元素,能跟所有人在生命中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