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成義的演化

— 教會 2000+(42) — 2nd & 4th Monday 十六世紀,路德 (Martin Luther) 引發宗教改革,其中源於他對保祿羅馬書「因信稱義」(Justification) 的理解,此理解如暮鼓晨鐘,深深啟蒙了他。他認為,人只要憑著對上主的信,即可獲得救恩,得以稱義或成義,而不是藉著善工或自身的努力。 針對路德的「因信稱義」,特倫多大公會議 (Council of Trent) 有 64 項條文統稱《成義》法令,以譴責和絕罰的方式批判之,判路德及加爾文 (John Calvin) 等的教義主張為異端,重申天主教會的相關信理。直至四百年後二十世紀末,天主教與基督新教始達成共識。 1999 年,天主教會與世界信義宗簽署《成義》(Joint Declaration on Justification) 聯合聲明,重點包括針對天主教的:「善工不是我們成義得救的根本原因。」而針對新教的則是:「人不能沒有善工,人蒙成義是受了聖神的推動,為的是更新心靈,繼續行善工,邁向成聖的人生旅程。 不過,反觀數百年前雙方的對峙,雙方彼此譴責的「異端」都不是對方本有的說法,都是被彼此的敵對者推到極端的結果。 今天,走向合一之路,對「因信成義」,我們可這樣理解:「成義」是漫長的旅程,接受基督的救恩,滿有上主的恩寵,作出善工,那是天主與人的合作成果。善工愈多,愈能彰顯天主的愛,更能肖似天主的成全,更接近成聖之路。換句話說,先因信德,得蒙成義,往後有了恩寵,才有作善工的能力。(微風)

信仰生活

七件聖事身分「再確認」

宗教改革二十八年後,天主教會才召開特倫多大公會議,斷斷續續的會期橫跨十八年,與其說是創新建樹,更是信仰要理的再確認,大公會議為改良所做的不可小覷,例如重申七件聖事,全由耶穌所建立的,分別是入門聖事、堅振聖事、聖體聖事、修和聖事、病人傅油聖事、婚配聖事及聖秩聖事,缺一不可。

信仰生活

愛爾蘭的堅持

十字架與太陽環,一直是愛爾蘭天主教信仰的標誌。愛爾蘭天主教色彩濃厚,信仰氛圍根深柢固。十六世紀中開始,教徒活在被威脅須跟隨英格蘭的聖公宗,即改宗國教的陰霾下,他們的基本公民權利遭受剝奪,二百年之間,為捍衛自己忠於天主教,他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奏出屬於愛爾蘭的悲歌。

Uncategorized · 信仰生活

馬丁路德一「貼」激起千重浪

— 教會 2000+(37) — 2nd & 4th Monday 1517 年,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奧斯定會神父及威丁堡大學神學教授,在威丁堡聖堂門上,張貼九十五條論綱 (Ninety-five Theses),強烈譴責天主教會販賣贖罪券,他認為贖罪券形同教友可購買天主的恩寵,嚴重扭曲恩寵神學的真義,難道上主的恩寵不是白白施予的嗎! 他又否定教會有赦罪權,煉獄亦不存在。這一「貼」,隨即激起千重浪,10 月 31 日儼如宗教改革甚至是裂教的序幕之日。 裂教或另立新教,絕非路德的原意。那時各界掀起的激蕩回應,完全是他始料未及。 早於路德之前,呼籲教會改革的聲音如箭在弦,不少教友、人文學者對神職人員糜爛鬆散的生活大感不屑,「路德孵化埃拉斯木生產的路德孵化埃拉斯木生產的蛋。」(Luther hatched the egg that Erasmus had laid.) 比喻貼切。往後的發展,包括誓反教或基督新教 (Protestant Reformation) 的出現,其他更激烈的改革派的衍生,如加爾文派 (John Calvin)、胡格諾派 (Huguenots) 及慈運理派 (Zwingli) 等,均以「有機的」(organic) 情況紛紛冒起。 為何路德的論綱發表,足以激起千萬浪花,深受德國以致全歐洲歡迎及迴應?霎時間,路德彷彿成為德國人民心中的民族英雄。究其原因,除了大家對教會改革趨之若鶩,政治與利益衝突的摻雜自然避免不了。德國人早因教廷徵收重稅而怨聲載道,貴族覬覦教會的土地,是他們利益之爭。人們擁護路德,促使他另立新教,箇中因素並不純粹。 比那時早半個世紀誕生的古騰堡活版印刷,至十六世紀初逐漸普遍,大大加速訊息的傳遞,擴闊普及性;印刷品取代藏於博物館的珍貴手抄本,變成主導。民智漸開,識字的人略有提升,這也是路德言論能夠被廣傳的有利條件。 路德的衝勁及歷史爆炸性,不單止規限於對贖罪劵的譴責,也源於他呼籲教會回到耶穌基督的福音本身,他從聖經、特別是保祿身上感受到生活的福音,由此引伸至基督新教的四個唯獨——唯獨聖經、唯獨基督、唯獨恩寵及唯獨信德。(微風)

信仰生活

埃拉斯木的夢

絢爛奪目的藝術畫作或雕刻,當然不是文藝復興的全部;文藝復興的核心精神有再生或復興的氣息,與教會必須改革的呼聲同步。事實上,天主教會改革運動發生的時間,要比十六世紀的教會分裂還要早。那時一些學者投注不少貢獻,眼見教會神職生活的糜爛、偽善及精神上的懶散,他們以不同程度的姿態予以譴責,例如天主教人文主義及古典學者埃拉斯木 (Desiderius Erasmus)。

宗教與藝術 · 信仰生活

鬼斧神工如險峻高山

教宗儒略二世 (Pope Julius II) 要求米開安哲羅為西斯廷聖堂畫天頂畫,他企圖逃避教宗的「呼召」,最後還得要回應教宗的命令。教宗起初的壁畫內容是星空背景上的十二宗徒,米開安哲羅卻另有創見,選擇更複雜的創世內容,取材創世紀,描繪 343 個人物形象;中心部分是創世紀的九個場景,從開天闢地到遇上洪水的諾厄方舟,其中最著名的是《創造亞當》,以及宏偉壁畫《最後的審判》(13.7 米 x 12 米)。整個天頂畫工程共花了四年時間 (1508-1512) 才完成。